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片凋零的紅色楓葉笔趣-破壞的友誼鑒賞

一片凋零的紅色楓葉
小說推薦一片凋零的紅色楓葉一片凋零的红色枫叶
第二十六章【破坏的友谊】
三人千辛万苦绕到小路时候吴枫再次傻眼,此时载客的客船已经没有了,奇迹般搭建了一座长长的石桥,三人同走在石桥上只觉得一阵阵冷风吹来,吹的三人难以前进,石桥下的湖水绿悠悠的,看不到一朵荷花,现在已经彻底解释不清这一切了,看着两位同学现在已经疲惫不堪满面愤怒,真想跳进湖水里去。这才想起来现在是冬天,荷花不可能会开,酒桌上所说的那些景色只是一个幻想而已,失落的看着蓝色的湖水,傻傻的看着湖坡里长满了一尺高的芦苇和凋谢的荷叶惆怅的点燃一根烟。
吴枫:“我不知道怎么来解释这一切,我对不起你们,我做事情欠考虑了,现在去县里大巴车这个点没有了,这里没有几辆过路车,只能走到襄安镇上才能打到车,过年期间没有200块钱是回不了白茆镇的,我对不起你们,我缺乏思考,要不你们别回去了吧,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家,今天真对不起,相信我最后一次好吗?”
方海峰:“我们走回镇里可以打到车的,你一个人去你干娘家吧”
倪琴琴:“走回去?你也想累死我啊?吴枫,晚上打算我们住哪里?”
吴枫:“我干妈这里很冷的,好像卧室只有一张床,找我干哥哥把我们送到镇上,我们在镇上开两间房,今天真对不起你们,让你跟我走了一趟冤枉路还让你们挨冻,我真不是人,我已经没有脸见你们了,我特么的想抽自己”
方海峰:“能不能别解释了?我们认栽,我相信你最后一回”
倪琴琴:“你说话做事情能不能动点脑子?”
吴枫:“对不起,晚上请你们吃饭赔罪吧?”
倪琴琴:“我原谅你了,现在你还说这些干嘛?”
吴枫:“先去我干娘家吧”
两人现在只能点头,马路上的风此时越来越大,三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吴枫沿着记忆找到干娘家,快速的走过一座小窄桥来到干娘家使劲的敲门。
干娘打开门后看到吴枫很惊讶,吴枫看到娘比三年前苍老了点,不过身体还是很好,眼睛还是那么明亮,简单的聊天中才知道干娘耳朵已经不太好了,需要说话大声才能听的清,聊着聊着就忘记了还站在小桥上吹着冷风的两位同学。
姜阳,吴枫干哥哥,比吴枫大三岁,长的修眉大眼白白净净的,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看上去很凶煞,其实是一位幽默斯文很爱开玩笑的人。
姜阳看着外面小坡上两位还在地吹冷风,跟他开起了玩笑。
姜阳:“人家带女朋友出来玩,你做什么灯泡?还让她们在上面吹冷风好意思吗?”
吴枫这才想到两位同学还站在坡上,看着还在吹冷风的俩位同学内心再次过意不去,现在又被干哥哥这样调侃的很失落,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今天的这一切,于是选择调侃。
吴枫:“那位美女是你未来的弟媳妇,还有一位是她的弟弟,是我未来的小舅子,我是带你弟妹来尝尝你的清蒸毛蟹,晚上你要露一手啊”
姜阳:“几只毛蟹算什么,家里正好有几斤活的。我不相信你长成这样能找到女朋友,现在我看到的是他们两站一起,你当眼瞎还我当傻子?”
吴枫:“我是看干娘跟你的,跟我搞这些玩意,不相信就赌500块钱吧,对了,晚上送我们去镇上,我要给你弟妹开个房间,明天我们就回白茆了”
姜阳:“赌1000吧,小钱我不赌,要开就开好点的房间,别到时候丢了面子跑了媳妇”
吴枫笑嘻嘻的跑到倪琴琴面前,紧张的拉着倪琴琴冰凉的手。
吴枫:“倪琴琴,你假扮我女朋友吧好吗?方海峰你就假扮小舅子好不好?现在来不及解释了,等我过了这晚在给你慢慢解释好吗?求你们了”
两位同学不知道吴枫又在搞什么鬼,一脸茫然看着他。
方海峰:“你还想干嘛?”
倪琴琴:“你到底想干嘛啊?”
吴枫:“我求你们帮帮我,就这一次,哄我干娘开心”
尽管两位同学很不开心很不愿意最后还是答应了他,默默的跟吴枫一起来到干娘面前。
吴枫故意搂着倪琴琴来到干娘面前做了详细的介绍,方海峰无奈的跟在两人后面,吴枫知道此时方海峰心里肯定不是滋味,但现在也只能做一次坏人。
倪琴琴很有礼貌向吴枫的干娘和吴枫干哥哥问好。
干娘看着倪琴琴很满意,开心的点点头,此时姜阳偷偷的将1000块钱轻轻的塞入了吴枫的口袋。
吴枫继续跟干娘谈心,倪琴琴偷偷的拽着他的衣服。
倪琴琴:“我不好意思留在干娘这里,赶紧让你哥哥送我们去镇上吧”
吴枫的看着失落的倪琴琴,微笑的点点头,接着姜阳开着车子将三人送到襄安镇上。
每个人一生中都有很多的知心朋友,有谁敢保证交往一辈子都无争执?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情可以约束,有些事谁都无法预测。
姜阳开着车子载着吴枫,方海峰 倪琴琴三人行驶了20分钟来到襄安最繁华的镇中心。
吴枫送走了姜洋后邀请了一路相随的两位同学吃了一餐丰盛的晚饭,酒足饭饱之后连续找了几家都是没有房间,过年期间宾馆生意特别好,最后找到了一家豪华的宾馆,只剩下最后一间大房,服务员带着三人打开了房门,发现房间里有两张床,服务员走后倪琴琴开始发牢骚。
倪琴琴:“吴枫 你很小气很自私知道吗?”
吴枫:“我知道错了,以后无论去哪里我一定会仔细查个明白再做决定,以后再也不自以为是了”
倪琴琴:“我不是说那个事情,我说刚才事情,只有一家大房间可以寻找其他家的啊,干嘛自作主张订下来?”
吴枫:“现在过年期间谁家生意不好?有这房间已经不错了,我不想让你们跟着我挨冻了”
方海峰直到现在还是一直沉默不语,内心特别生气,洗完澡后跟吴枫睡一张床,倪琴琴一个人睡一张床。
过了一会儿,倪琴琴也洗完澡出来后盖着被子跟方海峰聊了天,很快吴枫也洗完澡躺在床上,此时的三人已经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事,一直聊到深夜两点。
睡觉前,方海峰虎视眈眈看盯着吴枫,想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默默吃着醋,不知道吴枫喜不喜欢倪琴琴,于是开始试探。
方海峰:“吴枫,要不你跟我姐姐睡吧,我这个做小舅子习惯一个人睡”
方海峰话中有话,醋意很浓,吴枫知道今天对不起方海峰,为了让方海峰放心,为了挽留彼此的友谊,从储备柜子里拿着枕头和被子打算安静的睡在椅子上,被方海峰拉扯回到床上。
帅田君
吴枫:“其实我的想法比较简单比较单纯,只想让大家在一起开心的聊天“
倪琴琴:“大过年的开一间房间要200多,能省则省,我不跟你计较这些,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学会好好做人做事就可以了,毕竟我们男女有别,我也没有拿你当外人,不然也不会跟你来这边了,方海峰他习惯一个人睡,你就睡我这边”
方海峰听到倪琴琴说出这些话终于醋意大发,立马起来安静的坐在倪琴琴的床边,嘴上虽然没有说但行为看的大家清清楚楚。
倪琴琴是一位思想开朗的女孩子,也是一位十分厉害女孩子,虽然方海峰没有表白,却很明确的知道方海峰喜欢自己,可是对方海峰只有同学之情。
倪琴琴:“大半夜的你们别这样行不行?能不能好好睡觉?方海峰,我明说了吧,我不喜欢你,你别这样了,吴枫,我也不喜欢你,你们早点睡觉吧”
吴枫,方海峰两人相互看了看,三人僵持了片刻,最后方海峰坚持坐在倪琴琴的床旁边,吴枫实在太困于是眯了一会。
半夜两点半,吴枫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着方海峰爬在倪琴琴床头睡着了有点于心不忍,轻手轻脚的跳下床打算叫醒方海峰,此时的倪琴琴胆战心惊压根没有睡着,看着吴枫没有叫醒方海峰后示意吴枫不要叫醒他,然后将被子给方海峰盖好,轻手轻脚的来到吴枫的床上。
倪琴琴:“你睡过去一点,我睡你这边”
吴枫:“别啊,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如果做出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怎么办?”
倪琴琴:“控制不住就负责任啊,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上来睡觉,你们俩这样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倪琴琴的话很直白,吴枫已经猜出一二,意思很明星,如果两人之间选一个肯定是自己,虽然自己很花心,但不能花心到这种地步,想着自己还有林蓉,想着不能伤害方海峰,毕竟做了多年的兄弟,于是开始胡言乱语。
吴枫:“倪琴琴,我只是一名穷军人,我怕以后养不起你的”
倪琴琴:“军人有什么了不起?我爸爸就是军人,要睡就睡,不睡就滚,别废话”
吴枫:“你为什么不让方海峰睡你床尾?”
倪琴琴没有回答吴枫,盖上了被子。
吴枫知道方海峰是一名正人君子,不是那种动手动脚的男人,想到倪琴琴刚才已经说的这么直白安静的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8点钟。
吴枫迷迷糊糊的起床看着手机很多未接电话,全部都是姜洋打来的,立马回了一个电话。
吴枫:“哥,什么事情啊?”
姜阳:“你干娘大早上就让我给你买了一套衣服,连夜给你抓几斤毛蟹,你在哪里,我给你送来”
吴枫的电话吵醒了睡梦中的倪琴琴和方海峰,两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吴枫。
吴枫:“那个,我干哥哥给我买了很多东西,我先回去一下,你们先睡一会,一会儿
因为成了魔王的手下所以要毁掉原作
我们一起回家”
方海峰:“好的,我们等你”
倪琴琴:“去吧,我们等你一起走,你早去早回”
姜洋很快找到了吴枫,两人在一家小吃店吃起了早餐,一边吃早饭聊了很多事情,聊着聊着不知不觉的忘记了时间,半个小时后才想起还有两位同学还在宾馆里,着急的赶了回去。
很多事情我们都不锁能及,当吴枫气喘吁吁跑回到宾馆时候,服务员告诉他两位朋友刚走就退房走了,吴枫很气愤,不是气方海峰吃醋,而是气两人不守信用,不声不响走了就算了,连个电话也没打,快速的拿起电话联系了干哥哥。
吴枫:“哥,把我送回家吧,我朋友有急事找我”
吴枫坐上了干哥哥的车,然后跟着干哥哥说着昨天今天的事情,姜阳快速的开着车,没有给吴枫任何主意,就说了一句:自己的事自己处理。
一个小时就将吴枫回到了白茆镇,拿着干哥哥送的东西下了车,还没有来得及说谢谢,姜阳已经掉头离开,消失了马路的尽头。
愤怒的吴枫在车站等了十点分钟后看到两位同学垂头丧气的下了车,吴枫利用军校所学,借着此时的地形地物地貌,趁倪琴琴没有注意,将方海峰拽到一个小巷子里,然而倪琴琴却没有一丝发觉。
吴枫:“为什么不守信用?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方海峰:“你耍了我们还说我们不守信用?”
吴枫:“我不是故意耍你们的,昨天的事已经跟你们解释了,现在是你们不守信用,不是说等我回来么?我前脚一走你们后面就走,这明显是防着我”
方海峰:“对你必须防,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是不是喜欢倪琴琴?”
此时的吴枫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现在该不该把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告诉方海峰,于是开始激怒方海峰。
吴枫:“对,我是喜欢倪琴琴,很喜欢倪琴琴,我知道你喜欢倪琴琴才不敢表白,我刚才表白了,她同意了,你满意吗?”
方海峰:“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们兄弟到此为止”
方海峰怒气冲冲的扇向吴枫,被吴枫及时躲开,一巴掌拍到了吴枫的肩膀,吴枫没有还手,方海峰见打不着吴枫后生气的离开了巷子口。
回到家的吴枫想到这么多年的同学兄弟为了倪琴琴闹成这样心里不是滋味,打算等他冷静后去找机会跟方海峰把自己事情说明白。
倪琴琴到处找不到两人,打电话两人都不接,来到了吴枫的家。
倪琴琴:“你们这么了?找你们好久啊,打你们电话一个都不接,发生什么事情?我的大头贴呢?”
吴枫:“我们吵架了,为了你”
倪琴琴:“为了我?我说过我不喜欢你,也不喜欢方海峰,你们还吵什么吵?”
吴枫:“我只想把最美好的回忆留给你们,但你们所作所为让我很气愤,你们不守信用”
倪琴琴:“你好意思说我们?我们等了你那么久,是你迟迟不来,你已经骗了我们两天了还说我们不守信用?”
吴枫:“昨天的事情太突然,也解释清楚了,但是你们今天做法让我看透了你们,至少给我一个电话吧,你没有,他也没有,你们选择一起走撇下了我,我和方海峰兄弟到此为止了”
倪琴琴:“那是你活该,谁要你做事情不用脑子的?今天这一切都是你活该”
吴枫:“怎么还成了我活该?昨天如果不是我,你十个月后怎么做妈妈都不知道”
倪琴琴用凶煞眼睛看着吴枫,使劲的扇了吴枫一个耳光,生气的拿着大头贴离开吴枫的家。
过了一会儿,倪琴琴再次推开门来到吴枫面前。
倪琴琴:“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伟大,把自己看的如此重要,我们三个人一个房间能做什么事?你这个人不但自以为是而且思想很脏,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我们的感情也到此为止”
吴枫:“走吧,不送”
倪琴琴:“还有,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的家伙”
就这样变成了最熟悉而最陌生的人,吴枫所想的一切就这样变成了难以解释的结局,三人最后谁都没有联系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