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星門 線上看-第569章 魔,聖!(求訂閱月票)分享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为了这一剑,李皓酝酿了太久,准备的太多。
甚至,最重要的时光星辰,在这一日,彻底破开了,这样的决断,纵然复制出万道,也难有人做到。
而这一刻,也给了李皓足够的回报。
一剑杀死四千道则的蜂鸣!
南方大妖,陨落。
轮回几帝倒退。
轮回帝尊凛然。
一剑杀蜂鸣,纵然是他,也做不到。
他大道法则,五千八百多,接近六千道则的强者,做不到一剑杀死对方,在他眼中,除了几位霸主,能做到的,也许只有四方域的龙战。
龙战,是七千道则的绝世强者。
那些霸主,恐怕都在八千之上,到了九千,那就是九阶了。
而李皓,多少?
在八阶中,难道超越了自己?
这不可能!
自认为准备充足的轮回,这一刻,都动摇了,身后,几位八阶,包括土灵帝尊,都是脸色剧变,和他相当的蜂鸣居然一剑被杀了。
鹏程帝尊也是脸色难看,他的实力,比起蜂鸣,最多也就平分秋色,甚至略有不如。
怎会如此?
四面八方,无数帝尊震撼。
遥远处,龙战悬浮在空,脸色有些凝重,身后,几位八阶帝尊,都是震撼莫名,那一心想报仇旳黑虎和凤炎,也都愣住了。
红月帝尊,也是满脸茫然。
怎会这样?
这还是李皓?
还是那个依附于新武的银月王?
纵然银月和新武,一直都是独立分开的,可在所有人眼中,银月不就是新武附属吗?
可今日……人王还在鏖战,银月王,已经一剑杀八阶顶级强者了。
太不可思议了!
……
而此刻,雷帝几人,却是疯狂了,震动了,狂喜过望。
怎会?
剑斩一尊顶级八阶,甚至比他们几位还强大的存在,就这么被李皓一剑斩了!
轮回身后,两位八阶强者,此刻才刚刚抵达,来自西方混天的强者。
而抵达瞬间,两人也是变了脸色。
七股强悍的气息,此刻,却是有些动荡。
轮回帝尊倒退,没有在这时候发起进攻,当你对你的敌人,一点不够了解的时候,你若是觉得,此刻是他的虚弱期,想趁机占便宜……你很可能会送了性命。
他不断倒退,拉开了和李皓的距离。
刚刚还迫不及待的鹏程和土灵,也迅速跟着倒退,再也没有丝毫的迟疑。
当同阶被杀,和他们实力相当的蜂鸣被杀,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不敌是不敌,镇压是镇压,击杀……那则是完全不一样的!
七大八阶,都在倒退。
而雷帝、道棋、雾山几人,此刻,则是激动的快步上前,几位中世界联盟的七阶,之前除了万化,其他人都快吓的要逃走了。
这一刻,却是呆滞莫名,眼神瞬间雪亮,再也不退了,不怕了,腿也不抖了,迅速跟上!
他们……好像……可能……要翻盘!
并非逆境翻盘。
而是……从一开始,这位银月王,好像就有了谋划,有了打算,准备做的极其充足。
而新武……习惯于战斗中翻盘,银月,仿佛从始至终,都在掌握战争的主动权。
很少会逆境去翻盘,唯一的一次,很多人战死,那一次之后,李皓做任何事,打任何仗,都是有极大的把握,才会去做。
那样的经历,一次就够了。
次次逆境中翻盘,次次战斗中突破,李皓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到这一点。
“李皓!”
轮回帝尊,此刻面色凝重无比,看向李皓,好像要看穿他,看透他,声音有些凝重:“你……彻底掌握时光了?”
时光,并非李皓所修。
这一点,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应该来源于他人。
今日,李皓剑斩蜂鸣,难道是彻底掌握了时光之道?
而这一刻,李皓大道长河之中,那数千帝尊的精神体,也是一个个震撼莫名,激动莫名,仿佛……胜利的是他们一般。
那一剑的风采,让他们此生都难忘怀。
这就是诸天道主,皓月帝尊,李皓之剑吗?
这一刻的李皓,第一次,在这混沌中,风头超越了新武人王。
再也不是别人眼中,只能依附于新武,附属于新武的银月王了。
他,是李皓。
李皓摇头,依旧带着笑容:“轮回道友,高估我了!时光万道,我若执掌时光,恐怕已入九阶,在场有一算一,我都可杀之,何必和你多费口舌!”
他其实不喜多费口舌。
有了绝对的实力,何必和敌人聒噪,除非势均力敌,或者略有不如,否则,谁愿意说那些?
他又不是人王,极致的嘴臭,非要过把瘾才开心。
这一刻,李皓看向远处,那边,刚刚他已感受到了波动,龙战的确就在附近,显然也被他刚刚一剑震动了一下,暴露了行踪。
“龙战就在附近,轮回道友,还要出手吗?”
此刻,轮回帝尊脸色难看,下一刻,却是笑了,忽然高声暴喝:“龙战!你我之间,并无血仇,而李皓,配合新武,坐镇东方,拦截你出四方域之路,对你混沌一族,恶意满满,你到了这一刻,还要养虎为患吗?”
“鹏程也是你混沌一族……你我之间,起码还有一些联手的余地……你和他,有吗?”
他放声暴喝,哪怕此刻,他这一方,战力依旧强悍,他还是选择了拉拢龙战。
远处。
龙战知道,自己已经暴露,遮掩不住了,此刻,从无尽黑暗中走出,身边,跟着黑虎、凤炎、红月、青丘四位八阶,足足五位八阶帝尊。
其他几人,战力一般,唯独龙战,强悍无比。
这五位强者一出,暗中,无数观战的修士,都是心中一惊,原以为李皓一剑杀蜂鸣,今日轮回也许无法奈何对方了,可如今,这几位一出,局势又充满了变化。
而李皓,仿佛并不紧张。
他只是朝那边看着,看着龙战,眼中,浮现出一道道金芒,他看着龙战,面上露出一些些笑容,仿佛在笑。
许久,李皓忽然道:“你我有仇,此战,龙战道友,还是观战为妙!莫要自找麻烦,非要引出不可名状之人,届时,你我都没好处!”
龙战心中微微一震!
他遥看李皓,一言不发。
而李皓,依旧伫立原地不动,此刻,却是势神浮现,宛如高高在上的君王,俯瞰天地,俯瞰而去,这一刻,甚至一股波动,蔓延向龙战。
龙战身边,恍如有一头巨龙浮现,和李皓那势神微微一个接触,只是一个刹那,仿佛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条通道!
直通四方域!
龙战心中一震,再看李皓,那边,李皓依旧淡然,看着龙战,不说一句。
你是蠢人,那就不用多谈。
你若聪明,你当知晓,你我开战,也许……会引出一些东西来。
时光彻底破碎,你可能承担不起。
龙战不语。
只是看着李皓,而李皓,也看着他,忽然一笑,不再理会。
你若插手,那就试试看。
他并不想引出一些东西来,因为可能会很麻烦,但是,若是龙战非要插手,那这一次……可能真会引出一些东西来。
他不再理会龙战,此刻,也只是震慑一番,可龙战这样的霸主,未必会受震慑。
李皓不再耽误,一声低喝:“杀!”
无需多言。
出剑!
长剑耀天,李皓声音传荡:“人王,晚辈先杀一妖,为人王先驱,人王善战,善于逆境翻盘……今日,晚辈也想见识一番!”
……
新武。
人王听到了。
这一刻,很愤怒。
觉得自己被人看不起了。
善于逆境翻盘,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你?
混蛋!
15位八阶围剿,还有七阶参战,四周,都是强者,他此刻,遭受多位八阶围攻,甚至包括战力不弱的极冰帝尊。
人王眼神冷厉,喜欢骂人的他,这一次,难得没有去骂人。
长刀挥舞,气势很强,却是难伤敌人。
人王冷冷看着极冰帝尊,居然看的极冰帝尊有些胆寒,这一刻,人王冷厉无边:“极冰,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滚!你们,惹怒老子了!”
极冰帝尊脸色有些难看,那边虽然死了一位八阶,可此地,15位八阶围攻,你人王,猖狂什么?
你不过五千道则,而他,其实也差不多。
并不比人王弱多少。
你到底有何资格猖狂?
“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一刻,人王好像真的怒了,不远处的至尊都眉头跳动起来,方平这人,不怒还好,真动怒了,那是真的不管不顾,战斗一爆发,很容易彻底失态,不管任何后果的。
他刚想开口,却是被一位八阶帝尊,迅速攻杀的打断了话语。
至尊顿时没了兴趣多说。
而人王,脸色铁青之下,忽然,咬牙切齿,咆哮一声:“都给老子,爆他们!”
话音一落……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大秦誅神司
新武多位七阶帝尊,这一刻,甚至包括血帝尊,剑尊几位强悍七阶,有些无奈,有些无言,有些想吐槽……
却是无法吐槽的郁闷。
甚至连那一直作对的黎渚,也是低骂一声,艹!
除了这,你还会啥?
你还能会啥?
真不是个东西,为了面子……啥也不要了是吧?
心中思绪万千,可这一刻,新武诸帝,仿佛并无不愿之意,并无反抗之想,只是一个刹那,剑尊剑域浮现,万剑齐出,无数血气涌现。
四周七阶帝尊,纷纷融为一体,新武自爆,是有很多的经验的。
经验多到了……大家已经知道,如何能自爆威力最大化。
如何能让敌人受伤最重,如何能让敌人无法逃离,如何选择目标……
鑫神奇谭/鑫鑫
一整套,都是有流程的。
自爆之后,纵然复活,又得恢复到往日的局面……阳气不足,又得和以往一样,面临能量匮乏,阳气不足的窘状。
可这一刻,所有人,并未多做迟疑,也没任何考虑。
只是一个刹那……
轰!
惊天动地,响彻混沌,一股巨大无比的光团,席卷了整个天地,无数的能量波动,蔓延四方,八阶之下,多位七阶帝尊,很多刚晋级没几天的,比如那秦凤青,狂骂之中,还是冲入人群中加入了自爆行列。
骂声响彻一片!
“艹!”
“又来!”
“这次先复活老子!”
“再敢偏袒谁,活了弄死你……”
“……”
骂声沸腾,哪怕平日里淡定的几位,也忍不住大骂出口,如此的信任人王,觉得他们依旧可以复活,大不了跌落境界,没了阳气,宛如当年。
习惯了!
这也是新武,最直接,最有威力,最疯狂的一种手段。
习惯如此。
轰隆隆!
说爆就爆,多位七阶帝尊,甚至包括剑尊这样凝聚道域,数千道则的攻杀之帝,都在这刹那,直接爆开!
强悍的爆炸力,席卷四方。
四周几位七阶,直接被炸的粉碎,而他们的目标,并非其他人,而是人王附近围杀人王的几位八阶,人王好像早有预料,早就开始自我防御。
而极冰帝尊他们,显然没料到,只是一句话的功夫,一句话,让多位七阶自爆了,他们好像都不担心,也许,人王再也无法复活他们了。
就算可以,从七阶,好不容易攀升到了这个层次,可能要再次面临千年前的窘迫。
他们,好像都没考虑过。
轰隆隆!
炸裂声,大道爆碎声,骨骼碎裂声,血气涌动声,混沌之力爆裂声,这一刻,在整個混沌中动荡。
“……”
张大了嘴巴的,何止一两人,正在冲杀的李皓,都受到了影响,陡然一滞,目瞪口呆!
他知新武喜欢自爆,人王甚至布置了许多自爆的地方,当年的银月就有,矿脉之地,几乎都有人王布下的自爆装置。
整个新武,自爆,好像已经是一种常态,乃至于病态!
可李皓也没想到,只是那么一刺激,一个刹那,这些新武帝尊,就自爆了。
轰隆隆!
剧烈的波动,动荡了整个混沌,而这一刻,人王之刀,无声无息中,投射天地,一把长刀映射诸天,覆盖整个虚空!
一刀落下!
一位极冰界的八阶帝尊,和极冰帝尊一起围攻人王,被瞬间的炸裂,炸的浑身破碎,还没来得及回神,陡然一惊,一旁,极冰帝尊更是大惊,怒吼声响彻天地:“你敢……”
轰!
长刀充斥着杀戮之意,人王脸色冷漠无边,宛如地狱魔王,冰冷声响彻天地:“今日新武灭王,老子也要杀死极冰三帝!”
他向来如此,说到做到,从不食言。
这一刻,冷喝声响起:“老张,你们听着,不管其他人,围杀极冰三帝,他们不死,你们也爆!”
轰!
长刀落下,轰隆巨响,一位极冰八阶帝尊,被他一刀彻底斩碎,多位七阶帝尊的自爆,只是换来了一位八阶的陨落,几位八阶的受伤。
可这一刻,其他帝尊,纷纷胆寒。
一个个面色惨白!
这一刻,至尊、苍帝、阳神,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直奔另外一位极冰八阶帝尊而去,哪怕向来诡计多端的至尊,这一刻,也是喝声暴戾:“杀死他!不用管任何人,还活着的,对他出手!”
另外一位极冰帝尊,瞬间胆寒!
脸色惨白一片!
哪怕身边还有几位八阶,此刻,也是胆寒到了极致,这就是凶残。
群殴又如何?
五位八阶帝尊,不管任何人,不管受伤,不管死亡,只有一个目的……纵死,杀死极冰三帝!
而人王,长刀挥舞,再也不管防御,不管其他,不管四周强攻而来的八阶,长刀对着极冰帝尊,疯狂砍杀而去,疯魔一般,一柄刀,破碎千万,任由其他帝尊出手,破开了肉身,也要在极冰帝尊身上,留下血痕。
这就是新武人王!
人王疯狂,极致的疯狂。
这一刻的极冰帝尊,胆寒了,真的胆寒了,甚至欲哭无泪。
不是我一家!
是三方霸主,一起做的决定,是整个东方区域,各大八阶一起做的决定,我只是最强者,所以担任了联盟的作用,不代表是我作出的决定。
新武疯了……他知道新武,也了解一些,但是没那么清晰,今日他知道了,这是一群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哪怕到了八阶,还是疯子。
他感受到了危机,陨落的危机。
其他帝尊,因为忌惮,不敢放手一搏,又想着极冰挡在前面更好,此刻,都在游击战,都在围杀几位新武八阶,然而……他们没想过,极冰三帝,可能都会陪葬!
想过吗?
也许……想过的,可是,死的不是我,新武疯狂,那让极冰陪葬,让他们一起死,也不错的样子。
然而,对当事人而言,这一刻,到底有多绝望?
极冰帝尊被人王疯狂无比的攻杀,杀的有些无措,而另外一边,至尊几位八阶,此刻也是彻底疯魔了,朝着另外一位八阶杀去,四面八方都是八阶帝尊,却是没人敢阻拦,哪怕那位极冰八阶面前的几位八阶,也是下意识地避开。
避其锋芒!
极冰帝尊都有些无法喘息了,这一刻,甚至绝望了起来,他想愤怒咆哮,不是我……我不是主谋!
……
那边的疯魔,那边的疯狂,让李皓都震撼。
他陡然侧头,看向雷帝几人……三位八阶,面色很僵硬,说实话,这样的战法,他们知道,浅显易懂,一看就明白,而且一般来说,效果肯定不错。
其实,是个人就懂,是个人就会。
可是……真的,别开玩笑,到了七八阶,说爆就爆,说死就死,就盯着一家打,这种作风……他们哪怕想学,恐怕也难学。
真不敢学!
而这一刻,李皓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一刻,他盯着轮回帝尊,下一刻,忽然一声冷笑。
人王……真够可以。
我学会了!
可能会学废,但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老前辈就是有个性。
“天翻地覆!”
一声轻喝,天翻地覆,对面,几位八阶帝尊,一阵颤动,就在这种情况下,轮回身后,两位轮回界域的八阶帝尊,忽然好像被翻转了一般。
只是一个刹那,两人忽然落到了李皓身后,而李皓,手持长剑,以一敌五,这一刻,画地为牢,四周升起一幕大道之墙!
李皓一声怒喝:“尔等,斩杀他们俩人!死去一次的人,那就消停一些!”
地覆剑!
这一刻,地覆剑浮现,李皓化身道域,直接将面前封堵,而轮回帝尊,一个刹那回神,脸色大变,暴吼:“破开大道之墙!”
他瞬间出手,疯狂轰击!
李皓,要杀轮回剩下的两帝。
而这时候,三大八阶帝尊,六位七阶帝尊,看着面前忽然浮现的两位八阶,都是一惊,下一刻……雷帝眼神变了,“杀了他们,杀,不能让人小看了!”
轰!
无数雷霆爆发,李皓居然要以一敌五,阻拦那五大强者,给他们创造时间,去杀死这两位八阶帝尊,削弱整个轮回界域的力量。
显然,这一招,应敌之法,学自新武。
就如人王,专门对付极冰一样,这些人,也只是临时联手罢了,杀死了两位轮回帝尊,其他几位帝尊,未必会拼死相救。
这就是人心!
前提是,要快,在李皓被击溃之前,一定要杀死他们两人。
而两大八阶帝尊,显然也知道了这些,这一刻,两位死过一次的帝尊,都是面色泛白,下一刻,纷纷暴吼,生死浮现,无数幽灵浮现,遮天蔽日,却是被雷霆轰杀。
“坚持瞬间!”
淡定的轮回帝尊,也不再淡定了,暴吼一声,大吼道:“坚持瞬间……李皓挡不住……“
李皓此刻是强,也挡不住五大强者联手。
只要坚持住,他们能摧毁李皓的地覆剑防御。
生死磨盘浮现!
这一刻的轮回帝尊,也是真的不敢再有任何留手了,直接浮现生死磨盘,不用任何手段,只是狂轰乱炸,朝着李皓的大道之壁,疯狂砸下!
强悍的道则之力,将整个道域,炸的一个个小界破碎。
数千小界之中,有精神体直接炸裂开,可此刻,李皓也顾不得这些了,他以一拦五,此刻,能阻拦,已经透支的厉害。
鹏程化为鲲鹏,直接撞击而来,强悍的力量,震荡的一些小界剧烈动荡。
土灵也是怒吼一声,手中浮现无数山峰,疯狂砸下。
砸的道域剧烈动荡。
李皓此刻虽强,可也没强到一打五的地步,接近六千道则之力,很强悍了,可整个道域,还在不断溃散,有瞬间崩盘的征兆。
三大八阶,六位七阶,围杀两位八阶,可两人一心防御,不做任何反抗,只求自保一会,短时间内,居然看不到杀死他们的希望。
雷帝几人都变了脸色。
谁先攻破防御,谁也许就是赢家,他们三大强者,联手万化他们,居然都没法迅速破开防御……若是李皓先被破了防御……此战可能要溃败。
学新武?
刹那,这个念头浮现,自爆?
一位八阶自爆,足以轰破两位八阶的防御,可是……
是的,他们真的难下这样的决定。
哪怕,他们真的很相信李皓,可是,这一刻,人心就是如此,那需要长期的默契配合,太难了。
而这一刻,李皓道域之中,一位位银月武师,都看在眼中,急在心中。
刹那间,有人看向一颗星辰中的女王。
女王脸色微变。
下一刻,在女王还在变色的瞬间,一人走出,从星辰中走出,奇快无比,这人走出瞬间,并未去后方参战,走出来的,居然是道主洪一堂。
洪一堂速度极快,瞬间融入李皓的大道长河之中。
在所有人还没回神之际,洪一堂在长河中摸索一阵,一瞬间,手中浮现出一颗金色小球,女王脸色微变,那是……信仰之道,当日无数人族,忽然爆发信仰之力,她无法承受,全部输给了李皓。
而李皓,也不愿意接受,将其镇压在了长河深处。
此刻,却是被洪一堂瞬间抓住,一口吞入腹中。
他平日里,不声不响,很是低调,哪怕是大道之主,也从未将自己当成道主,在他眼中,自己的大道长河,那是李皓给的,并不是他自己去修来的,一切都是李皓给予的。
他性格其实相对恬淡,不如其他银月武师那般,争强好胜。
到了六阶巅峰,也没觉得是自己天赋绝顶。
妻子和女儿,相继成帝,他更是恬淡到了极致,几乎无所争。
而今,乾无亮甚至都要比他更主动的多,更热情的多,他反而有些退居幕后,很少会发表什么意见。
这一刻,他瞬间脱离了大道长河,将银月宇宙的一方大道长河,直接断开,只是一个刹那,大道长河,融向了乾无亮,乾无亮脸色剧变!
做什么?
你要害死我?
我哪敢融双道宇宙!
而洪一堂身上,一刹那,爆发出一股璀璨无比的信仰之力,强悍到了极致,守护、责任!
那是数以千亿,万亿的人族,在那一刻,最大的念想,爆发出来,最纯粹的欲望和渴望。
这一刹那,他宛如太阳,散发出璀璨无比的光辉,只是一瞬间,朝着后方战团中落去,面色从容,带着一些恬静淡然之色。
与世无争,一直是他的信念。
可是……能者多劳,达则兼济天下,也是他一直信奉的一个理念,若有能力,帮一下人族,搭把手,又如何?
早些年,他就在收拢孤儿,一直在做。
今日,瞬间融入无数信仰之力,排斥力并不强,甚至没有什么排斥,守护人族,责任重大,这不是他一个六阶巅峰帝尊可以承受的。
可此刻……他还是接下来了。
他看向远处,看向新武……新武人,都愿意赴死帮助人王,创造最佳战机,给人王铺平道路,而我银月……银月武师,虽然也很团结,可很少很少,有人能给李皓,带来那样的帮助。
唯有银月,不断吸血李皓。
“我有一愿,人族永昌……”
话落,忽然一笑:“愿望太大……我只愿……银月永昌!”
这是本心。
光团落入战团,在几位八阶都有些震动的眼神下,一条光明无比的大道浮现,并非光明之道,而是……责任!
所有靠近的大道,瞬间被同化。
亿万人族,万亿人族,好像浮现在他身后,这一刻,朝拜诸天。
两位轮回八阶帝尊,还在防御,这突如其来的洪一堂,原本并未被他们放在眼中,哪怕那一个刹那,对方好像突破到了七阶,也没关系。
可下一秒,那股特殊到让人惊恐的大道,开始蔓延,两位八阶帝尊的生死之道,好像被瞬间蔓延到了,只是一个瞬间,表情好像有些变幻。
脑海中,在这一刻,浮现一个念头……不该杀他,此人,是人皇?
人皇?
什么人皇?
两位八阶,面露挣扎之色,开什么玩笑,混沌中无人皇,哪怕人王,也只是自封人王,新武的人王,而非人族的人王!
这刹那间的变化,刹那间的变故,让两位八阶,有了瞬间的破绽,大道出现了缝隙,雷帝诸强,一刹那看到了机会,很明显的破绽。
洪一堂,居然……居然破开了两位八阶防御瞬间。
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这一刻的洪一堂,宛如圣人降世,他甚至在这一刻,放弃了道主的身份,成全了乾无亮,哪怕他知道,融入此道,纵然不死,此生……也许……我便背负了巨大无比的责任!
那又如何呢?
比起新武……我银月,好像付出的不够,比起那些为人王赴汤蹈火的强者们,我银月,好像……只能拖累。
不是这样的!
“圣道之剑!”
剑出,宛如圣王之剑,融入万亿人族信念,一剑斩出,朝着两位八阶斩去,这一刻,整个混沌,好像无数人族在吟唱:
“煌煌人族,盛世永昌!”
剑意,耀射混沌,照亮了黑暗。
这一剑,不在于杀敌,而是在于平复,平复一切,平复恶念,一剑出,两位八阶帝尊,居然出现了瞬间的恍惚,眼前之人,不能杀。
不能动手,他是皇……人皇……万亿人族,认可的人皇……杀他,天地不容!
下一刻,两位八阶惊醒。
可这一刻,两人脸色狂变,就在这刹那,三大八阶,总算彻底破开了他们的防御,雷帝几人,也是急了,疯了,轰隆!
无数雷帝浮现,雾山帝尊手指鲜血直流,好像崩断了什么,断绝了一些东西,让两位八阶,瞬间有些眼前陷入黑暗,道棋覆盖,空间穿梭,只是刹那,穿透了两人身躯。
万化这些帝尊,打出的攻击,最后才到。
刹那,砰地一声巨响!
两大八阶,此刻,被瞬间打爆,哪怕这一刻,两人虚影还是看着洪一堂,喃喃有声:“混沌……有人皇?”
怎么可能呢!
这……是什么?
轰!
巨响声传来,李皓倒退,界域动荡,长河有些断流,而此刻,轮回帝尊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打破了李皓的封锁,可是……一瞬间,表情变了。
他眼神复杂,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该死,混蛋,为什么?”
上天都在和他作对吗?
每次都慢了一步。
为何……为何会出现这样特殊的大道?
宛如人皇降临人间!
驱逐黑暗,诱发了无数人族共鸣,瞬间同化了两位八阶帝尊之道,让他们防御被破,瞬间被杀当场,他怒吼:“这乃人皇之道吗?我轮回诸帝,非人族吗?可笑的大道,无耻!”
他咆哮!
真的忍不住了,愤怒到了极致。
这条大道,从何而来?
为何会出现在这,出现在一位六阶帝尊身上?
一位六阶的人皇,哪怕现在到了七阶,传出去,不怕笑掉大牙吗?
只是刹那罢了!
前有蜂鸣陨落,接着两位轮回八阶死亡,再前面,浮生众人也纷纷陨落……这混沌,真要变天了吗?
这一刻,轮回帝尊,绝望无比。
哪怕破开了李皓的防御,此刻,他也绝望了,准备的再充足,好像都会充满了意外,谁曾想到,会出现一个怪胎!
而李皓,也直到这一刻,才有时间,才有心思,转头去看……
看了一眼,面色变幻了一下。
他不知……该说什么。
这条大道,他一点也不喜欢,也从不让任何人去接触,他觉得,没人可以接纳这条道,也不该接纳这条道,这是一条不归路!
也许,这条大道,就该埋葬在长河深处,再也不用浮现在人间。
说是信仰,责任,人皇……实际上,这就是一条傀儡大道,人族养出来的傀儡,亿万人族信念中的绝对公正,绝对守护人族的傀儡。
不过此刻,顾不上这些了。
两位八阶被杀,对李皓而言,简直是滔天之喜。
八大八阶来袭,瞬间死了三位,这样的战果,连他也没料到,快到极致。
而此刻,轮回帝尊,也是咳嗽一声,大道动荡,一时间,居然有些恍惚,三大八阶,之前就曾被杀过一次,他好不容易复活了他们,甚至付出了巨大无比的代价,整体投靠了混天。
可短短时间内,他们又被杀了,这一次……恐怕难以再复活他们了。
为什么?
到头来,一场空吗?
他有些失神。
他失神,李皓不会,一声轻喝,道域消失,万界凝聚,好像再次化为了时光星辰,却是又不完全一样,身后,几位八阶,脸色剧变!
土灵帝尊暴吼:“回来!”
轮回,居然有短暂的失神,这对八阶顶级帝尊而言,是不可置信的,可接连失利,的确让轮回帝尊充满了沮丧和绝望。
这一次,为了杀李皓,他游走各方,游说各方,喊来了大量的强者,这样,都无法成功吗?
凭什么!
要知道,之前的李皓,只是七阶啊!
鹏程帝尊也是化为鲲鹏,直奔轮回而去,土灵帝尊几位,也是纷纷爆发,山峰环绕,不给李皓诛杀轮回的机会。
轮回乃是最强者,一旦轮回被杀……那就真是溃败了!
界中两位八阶的死亡,让他大道宇宙有些波动,加上心神动荡,更是危险无比。
然而这一刻的李皓,并非为了对付轮回,轮回很强,哪怕受到了干扰,也没那么容易被杀,这一刻的李皓,忽然笑了一声。
万界之力浮现,然而,并非化为了时光……
时光之道,李皓不懂。
是的,哪怕到了现在,他也不是太懂。
可他……曾看过另外一种道,甚至亲自融入其中,感受过,很清晰。
只是当时,他没有那么多道则,去尝试这条道。
雷劫之道,劫难之道。
虚幻的万界,其中9000多种大道,在这一刻,忽然出现了变化,完成了一个组合,整个混沌区域,远处的雷域,忽然有些暴动。
无数的雷劫之力,忽然凭空消失。
李皓剑上,一刹那,浮现出一抹雷光。
遥远的深处,一尊雕塑,瞬间瞪大眼睛,下一刻,破口大骂:“窃我大道,无耻小人……”
这刹那,雕塑之外,那无数道则当中,一些特殊大道之力,都瞬间流逝了一些。
沿着混沌,消失不见。
而李皓剑上,浮现出了强烈无比的雷劫之力。
远处,凤炎帝尊忽然觉得自己头疼欲裂,眼中露出惊悚之色,这一刻,她看到了无数雷劫在自己眼前浮现,好像要将自己劈死!
龙战脸色微变,一出拳,一拳打向天空,冷喝一声:“李皓!”
李皓,居然……袭击凤炎!
他在想什么?
Blue on Blue
他是不是疯了?
他和轮回之间,还没分出胜负,自己没插手,就已经是李皓庆幸之事了,他居然……主动招来雷劫,要劈死和他有些关联的凤炎。
他到底想干什么?
轮回帝尊都被惊醒了,陡然回头看去,一脸的惊讶……惊讶中,带着一些惊喜,李皓,你是得意忘形了吗?
你……主动袭击龙战一方!
以强悍无比的雷劫之力,袭击凤炎,这就是袭击龙战,哪怕他不愿,也会出手对付你的。
李皓却是没管这些,无数雷劫浮现!
他仿佛化身成了雷劫巨人,长剑之上,雷劫闪烁,和远处的凤炎相连,凤炎四周,几位帝尊都好像受到了影响,雷劫不断浮现,甚至开始落下。
龙战怒了,出拳,拳如龙,破碎虚空!
李皓,找死!
他不再看戏,这一刻,踏步而出,便要将李皓这个混蛋打死,本来,他是没准备这么做的,李皓,毕竟还能作为东方的屏障。
可现在,他不能容忍了。
原本女儿的大道协议,他是准备让女儿反杀李皓的,结果却是被李皓利用了。
此刻,哪还管其他!
然而这一刻,李皓手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个字劫!
好像由无数劫难之力组成,李皓轻轻一笑,那巨大的“劫”字,忽然朝着远处虚空飞去,瞬间穿透了宇宙一般,落入雷域之中。
无数雷劫,这一刻,好像疯狂了,爆发了,整个雷域,瞬间暴动!
无数雷霆巨人,这一刻好像疯狂了一般,瞬间朝着四方域内部杀去,追逐着那“劫”字。
龙战还在踏空而来,陡然回头,瞬间变色,忽然,脸色冰寒,看向李皓,眼神有些变化,咬牙,低沉无比:
“你……疯了!”
李皓,太狠了!
而李皓,一脸冷漠,“退回去,抵御雷劫,守住四方域,否则……今日你恐怕要丢掉你所有族人,四方域为我陪葬,我……非圣人!”
龙战脸色一变再变,下一刻,咬牙,咆哮一声,咆哮声响彻诸天!
一瞬间,一手将凤炎笼罩,无数雷劫,瞬间落入他手,他咆哮一声,暴吼:“回去!”
轰!
虚空动荡,仿佛破碎一般,龙战化为巨龙,庞大无边,瞬间朝着四方域穿梭而去。
李皓……引动雷劫,居然只是为了凝聚出一枚神文,落入四方域中,要将四方域,化为雷域,四方域能阻挡吗?
他们不在,显然不能。
到时候,生灵涂炭!
关键是,无数混沌一族,都在其中,会全部陪葬,当然,还有无数人族!
李皓,心太狠了!
他不是圣人,不是救世主,他是魔!
为了排除干扰,他居然引动雷劫,要覆灭整个四方域,并非为了对付轮回……
该死的!
此刻,唯有他们回归,利用凤炎,吸引雷劫,引来“劫”字神文,才能将雷域恢复平静。
这刹那间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显然,从一开始,李皓就没将这群人当成救命稻草,而是一直当成了敌人对待,趁着间隙,将他们逼迫回归。
龙战的怒声,从遥远处传荡而来:“李皓,你坏了九阶的事,牵引雷劫,甚至枉顾无数生灵世界性命……你会受到惩罚的!”
李皓一脸平静,“我若死去,谁会为我流泪?龙战,我非人皇,非人王,我是……李皓!苍生死,众生死,又能如何?行侠仗义,那也得等我有能力,没有能力……那就……给我陪葬!”
四周无声,苍天无声。
轮回帝尊,这一刻,忽然大笑,指着李皓,指着洪一堂,疯狂大笑!
一个,是魔。
一个,是圣!
在这,居然在一起作战……何其可笑!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星門 ptt-第568章 出劍,時光劍!(求訂閱月票)讀書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诸天道场。
忽然,一个个闪烁光芒的门户,有些暗淡下来。
一开始,大家还没在意。
可很快,那些门户开始闭合,一下子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顿时有人变了脸色,捣乱的几位强者,更是瞬间变色,看向后方那些通道。
什么情况?
这下子,有人忍不住了,陡然暴喝,打断了雷帝几人的话语,“你们在做什么?为何通道好像无法传送了?”
一瞬间,哗然了。
通道无法传送了?
那……岂不是麻烦大了!
精神体虽然不是全部,可真要在这死了,对帝尊而言,也是损失,原本有些人是为了看戏来的,有些人是真心来论道的。
这一下子,忽然断开了联系,不得不让人心惊。
哪怕支持李皓的人,此刻,也有些心悸了。
李皓,真要吞噬大家的精神体吗?
否则,为何要断开通道?
不断有人尝试,甚至有人进入门户附近,可是……原本所在的门户,此刻,完全闭合了,压根无法开启。
这下子,哗然声瞬间涌现。
“这是要做什么?”
“你们到底是不是真要论道?”
“亏我还觉得,此次是我们的机会,诸天道场是混沌的良地……”
“……”
一位位帝尊,顿时勃然大怒!
可恨啊!
雷帝几人,也变了脸色,这忽然断开了通道联系,是他们也没想到的。
全金属弹壳 小说
之前,也没这样旳打算。
李皓,根本不会为了吞噬大家的精神体,而搞出诸天道场,那太得不偿失了。
雷帝此刻也有些无措,还是迅速喝道:“诸位安静片刻,吾等绝无吞噬诸位精神体之意,可能是强敌来袭,断开了传送通道,稍安勿躁!”
此刻,只能将这些丢给敌人。
只是,心中依旧疑惑,是强敌断开了通道吗?
谁能瞬间断开?
不可能吧?
还是说,是李皓在做什么?
他此刻有些紧张了,不是危险,而是……这么下去,诸天道场的名声可能会臭了,一旦臭了,想挽回,就很难了。
麻烦啊!
一旦让大家忌惮,不敢来了,那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而下方的帝尊们,并未因此而安静,在几位强者的带领下,此刻,愈加骚动起来。
“诸天道场,不是说很安全的吗?怎么会被人断开,李皓在哪?为何一直没出现,难道……趁着我们精神体进入,去对付我们本尊了?要吞噬诸界?”
这话一出,哪怕之前还淡定的一些人,瞬间不淡定了。
不会吧?
又有帝尊吼道:“自爆精神体,断开联系,让本尊知晓此地出事了,否则,本尊毫无准备,很容易出问题……”
超 品
这话一出,有帝尊真想自爆了。
损失一点精神体算了,好歹让本尊知晓,否则,本尊都未必知道断开了联系。
雷帝这下真有些急了。
就在此刻,大道之音震荡,雾山帝尊,五指波动天地,喝道:“稍安勿躁!那几个家伙,再敢蛊惑诸位,斩了你们!”
“你们果然要杀人……”
雾山帝尊也是皱眉,听到这话,已经准备出手格杀这几个家伙的精神体,一直都是这几个混蛋,暗中怂恿骚动。
至于为何断开连接,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肯定不会是为了打这群弱小帝尊的主意。
就在他想出手拿下几个麻烦的家伙的时候。
忽然,天地波动。
秘境动荡了一下。
片刻后,一人浮现在天地之间,李皓踏空而来,面色平和,此刻,看向那数千精神体,声音平和:“我是李皓!”
骚动,稍微安静了瞬间。
李皓出来了!
既然他出来了……所谓突袭他们本界的事,应该不会是真的吧?
有人安心了一些。
而人群中,再次有人怒喝:“李皓,你建立诸天道场,曾说过来去自由,今日只是第一天,便无法传送回归,你到底打了什么主意?你居心不良……”
李皓看向那光团,笑了笑:“我认识你!”
那光团顿时暴喝:“认识?你说过,在诸天战场,身份都是保密的,而今你居然可以窥我身份,这么说,所谓的身份保密,都是笑话?”
李皓失笑。
不得不说,这些人,还真有几把刷子,说什么,都能找到弱点攻击你。
他点了点头:“别人不知道,我和万化帝尊肯定是知道诸位身份的,若是连我和万化帝尊都不知道……那就是个笑话了,这有何可多说的?”
他轻笑一声:“若是作为主导者的我们都不清楚,还指望,这诸天道场,在我掌控之中吗?轮回界的朋友,你觉得呢?”
那人暗暗变色。
这家伙……
若是李皓狡辩,那还好,可人家就这么说了,他是知道的,万化也知道的,作为帝尊……谁还真的觉得,这些主导者不知道身份?
那就是笑话了。
而李皓,笑容灿烂,此刻,瞬间出手,巨大无比的手掌,遮天蔽日,直接朝人群中的两人出手而去,声音传荡而出:“轮回界域的两位八阶帝尊,居然屈尊前来,虽说只是精神体,可死在这了,不觉得有些可惜吗?”
两人此刻瞬间浮现出来,其中一人脸色大变,顿时暴吼:“李皓,你诸天道场,不是说,不管敌我,随意进出吗?既如此……你要对我们出手不成?”
李皓点头:“敌人也好,朋友也好,来了便来了,不捣乱,那随意!可你二人,一直在这制造混乱,乱我道场,若是连破坏者都放过,那倒是让人见笑了!”
话落,大手落下,两大八阶强者,瞬间暴起。
强大的精神力,溢散而出,四周的一些精神体帝尊纷纷被震退,哪怕只是精神体,八阶就是八阶,强悍无比,真正战力,恐怕还要胜过一些六阶帝尊的本尊。
可想而知,八阶和六阶的差距多大。
两人也不坐以待毙,既然被李皓发现了,甚至要出手铲除,那就打破道场,暴露此地具体坐标,让轮回帝尊诸强迅速抵达此地。
然而,李皓怎么可能会给他们机会?
只是一个刹那,两道精神体瞬间凝固,在众人骇然眼神之下,两道精神体,只是一个刹那,瞬间崩碎,无数精神力,溢散四方,瞬间被四周一些帝尊吸收。
八阶帝尊的精神体,滋补效果还是不错的,对李皓而言,不值一提。
可对附近的一些帝尊而言……那就是大补!
有几位帝尊,精神体明显壮大了一大截,一下子,四周吵闹声熄灭了。
原本不止这两人捣乱,可此刻,无边的安静,其他捣乱者,一言不发,都很安静。
可也有帝尊,比如那带他们进入的三阶帝尊,脸色大变,瞬间暴吼:“李皓,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敢破碎两位尊者的精神体!”
他暴吼一声:“轮回诸位大帝,即将降临,诸天道场只是个笑话,诸位,不可被李皓欺骗……”
李皓只是默默听着,等对方说的差不多了,一挥手,砰地一声,对方精神体炸裂开。
再次溢散开,被四周帝尊吸收,只是,这一次只是三阶帝尊的精神体罢了,很是微弱,并无太大作用。
一下子,四周帝尊,都变了脸色。
这李皓……直接就杀。
而李皓身后,几位中世界联盟的帝尊,包括那万化帝尊,此刻,也有些犹豫,还是开口了:“皓月道友……这些捣乱者,杀了也便杀了,可……可这通道,是轮回诸帝,破开了联系吗?”。他此刻,也有些不安了。
这通道,怎么好像都消失了?
李皓轻笑一声:“非也!轮回,还没这個能耐,直接断开我的诸天道场,否则,何必阻拦我,直接断开便是,是我自己断开了联系。”。此话一出,众人变色。
李皓又道:“无需担心,我知诸位此刻心中忐忑不安,之所以断开联系,是不想牵连诸位本尊,此次,有大量强者来袭……精神体被摧毁无碍,一旦涉及本尊,那就是李皓的罪过了!”
李皓轻笑:“此次,强敌很多,但是,我也并非没有准备,有人想阻拦我建立诸天道场,我不会让他们如意,诸位都是帝尊,我想,很多人都是愿意有一个交流大道的场合的,也想见识一下高阶帝尊的强大,大道感悟……此次,诸位前来,只是精神体,哪怕真的损毁了,其实也无伤大雅!”
“而我,现在……便给诸位镇守,诸位第一批前来道场的道友们,一次机会,不知诸位,可有兴趣?”
此话一出,人群中,有人沉声道:“皓月道主,有何说法?断开联系,就是为了送我们一场机缘?”
重生之嫡女不乖
“对。”
李皓点头:“大机缘!”
他笑了:“诸位不是想感悟时光,见识时光吗?不是想见证高阶帝尊之战吗?此次,机会来了!”
一刹那,他一挥手,忽然一条大道长河浮现,无数星辰浮现。
这些星辰,都很微弱。
微弱无比,但是,足足有上万之多。
李皓笑容灿烂:“这是时光之道,拆开后的时光之道,化为万道星辰,诸位道友,若是有意,可入其中,仔细感悟一道!待会,我会和强敌作战,诸位……甚至可以坐镇其中,亲自参与高阶帝尊之战,我若胜,诸位不单单可以感悟时光,还能见证,甚至亲自参与一场八阶之战!”
“我若败,诸位会损失一道精神体!当然,有付出才有收获……就看诸位如何考虑,觉得性价比如何,投入的是一道精神体,而收获……也许会超乎想象!”
此话一出,顿时哗然一片!
什么?
坐镇星辰,亲自感悟时光,参与和八阶之战,这……
此话一出,骚动声不断。
人群中,一瞬间,有数道身影浮现,有男有女,虽然身份不显,可明显都是强者,有人沉声道:“皓月前辈的意思是……我们精神体坐镇其中……可以去参与高阶之战?前辈的意思是……此战,需要我们帮忙?”
李皓笑了笑,点头:“也算是,我也不否认,当然,本尊就算了,的确很危险,但是精神体……现在就看诸位,有没有兴趣了。我一直笃信,人多力量大,在场帝尊,足足数千之多,此刻,可任意选择契合自己的星辰,这些星辰都很弱小……但是,我会让诸位见证,再弱小的道,完成了组合,也会强大无比!”
是的,他来抓壮丁的。
时光万道被拆开了,现在,溢散在整个长河之中,没人坐镇,其实也不错,可有人坐镇,都是帝尊,哪怕只是精神体,一两个没啥用,可这里……数千啊!
这些帝尊,融入一道,哪怕不如真正的帝尊,这么多,也相当于数百帝尊融入了……一下子,就能让李皓的融合之道,达到巅峰!
当然,他所言也不假,赢了,这些人收获巨大,感悟时光中的万道,亲自参与高阶帝尊之战,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许都遇不到一次。
输了,付出的只是精神体罢了。
“轮回他们,应该快到了!”
李皓轻笑:“希望诸位,能尽快做出选择……”
此刻,有人沉声道:“那若是不愿意呢?”
李皓笑道:“不愿意……现在大概你们也无法回归本体了,那只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将你们沉寂其中,过段时间,会自然苏醒……我若胜了,会送你们回归,我若败了……你们尝试看看,能否自然回归。”
“皓月前辈,这是强行逼迫我们一定要参与?”
有人顿时不满!
李皓笑道:“我说了,不参与也可以。”
“那我要回去!”
李皓看着那虚影,笑容依旧:“我说了,现在,不行,要等!你……还有意见吗?我非善人,哪怕诸天道场,也并非说,完全是为了诸位所建立,而是为了完善我道!我只是征求意见,无论诸位答应还是不答应……此刻,大概无法回归,这样的答复,你满意吗?”
他又不是大善人,何况,此刻的确无法送他们回去。
李皓脸色恢复了平静:“总有人会愿意尝试一下的,不愿意的,可以留下,我会抽时间,将你们送回去的!愿意的,现在,可以按照自己对应之道,进入对应之界……若是界域重合,大道重合,也可两人,三人……多人入一界!无需你们做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去做,精神体融入界域便可!”
不少人,其实很不满。
李皓却是不在乎。
感受到了好处……那就会满意了。
若是输了,自己都挂了,还在乎他们满意不满意?
可若是赢了,今日融界的这些精神体,这些帝尊,都会有巨大的收获,这又不是假的,富贵险中求,对帝尊而言,有切实的利益,回头诸天道场开放,哪怕吃了一次亏,这些家伙,照样会屁颠屁颠地赶来。
哪需要当孩子一样去呵护的。
果不其然,这么多帝尊,总有人想试试的,李皓话音一落,一瞬间,起码有数百帝尊,腾空而起,直奔那无数星辰而去。
赌一把!
火星引力 小说
一道精神体而已,虽然也很重要,可明摆着现在无法回去了,那……破了就破了,可要是真赢了呢?
那不是赚大了?
有了这数百人先行进入,一下子,其他人也忍不住了,管他呢!
到了这地步……大家也没什么更多的选择。
虽然有人心中将李皓骂了无数遍,可谁让自己好奇呢,非要跟来。
不断有帝尊,融入那些微弱的小界之中。
这些小界,都只是微弱无比的道星,很是孱弱,但是有了帝尊精神力融入,一颗颗星辰,开始闪烁光辉,开始壮大。
一个两个,李皓感受不深。
等到了几百了,上千个……
李皓也是暗暗心惊!
果然,人多还是力量大,这些帝尊精神力融入,可不单单只是精神力,还有他们对大道的一些感悟,开始融入那些道星。
几百个,恐怕就堪比一位七阶帝尊了!
这其实,还是有些出乎他预料的,比预期中,要更可怕。
当然,这也和这些人都是精神体有关,精神体,属性不重,契合大道的话,很容易融入,无法融入的,让二猫游荡一圈,也能融入其中。
正常情况下,到哪弄数千帝尊的精神体来。
这时候的李皓,喜笑颜开。
而身旁,万化帝尊却是脸色一变再变,传音李皓:“皓月道友……这……”
他觉得有些不妥。
这合适吗?。他不知道李皓到底在干嘛,可他很担心……这么一搞,就算此次赢了,大家还敢来吗?
那诸天道场,岂不是毁了?
李皓却是笑了,传音道:“万化道友多虑了!人心,都是贪婪的!当他们感受到了道的美妙,亲自参与了和高阶帝尊的战斗,他们回归之后,可能都会有一些突破……哪怕千人中突破一人,从三阶跨入四阶,或者从六阶跨入七阶……你可知晓,这样的宣传,比我们做任何事,都要强的多!”
突破,有多难?
可此次,李皓觉得,还是有希望的,有人的精神体回归后,有了一些感悟,突破,其实很正常,到时候,无需主动去喊,他们自己就会上赶着来。
利益,才是至高真理。
没有好处的事,大家不干,有好处的事,人人都会抢着干的。
而这一刻的李皓,不再去想,此刻的他,正在感受着再次提升的力量,心中,满是喜悦,这些大道之力,溢散到了整个大道长河之中。
原本都是从时光星辰中拆出来的,这时候,也溢散出淡淡的特殊之力,渐渐地,好像汇聚成了一股微弱的时光之力。
时光……依旧还是存在的……只是,因为拆开了,此刻并不明显,而且李皓还发现,组成时光星辰的大道,都有一些特殊,并非单纯的大道,而是,一种净化后的大道。
相对而言,要纯净的多。
这可能就是战天帝能组建成时光星辰的关键,他组建成时光的道,都相对有序很多。
这一刻的李皓,笑容开始灿烂了起来。
身后,跟着几位八阶,还有几位七阶,此刻,他们却是凝重无比,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对那些微弱的星辰……只能说,可有可无。
他们觉得,这些弱小无比的大道星辰,就算融入了精神体,又如何呢?。能增加一点实力吗?
增加多少?
到了李皓这个层次,能给他增加一百道还是两百道之力?
此刻,雷帝也迅速道:“刚刚那两个家伙,都是轮回的帝尊,八阶帝尊,现在……我们的位置恐怕彻底暴露了,也许他们很快就会赶到!”
说完,又看了一眼,秘境中还留下几百道精神体,传音道:“这些家伙怎么办?”
还是有人不愿意进入李皓的道星当中的。
数千帝尊进入了,还有几百位留下了。
“先将此地寂灭,免得他们自爆,回头给我乱传消息……”
李皓一挥手,寂灭之力溢散而出,数百帝尊的精神体,一个刹那,全部寂灭了下来,整个秘境,瞬间恢复了安静。
这时候,李皓目光投向某个方向,吐了口气:“他们……来了!”
好多!
不止轮回的三位八阶,比预期中的可能更多,轮回,真看得起我,还是说……更看得起龙战?
这是为龙战准备的,还是为新武准备的?
总之,不应该是我。
否则,无需这么多八阶!
……
远处。
一群人,跨越虚空,轮回帝尊身后,两位八阶帝尊,都有些脸色难看,刚刚沉浸在其中,忽然发现精神力破碎,显然,被杀了。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之前李皓断开了波动,他们有些失去方向,这一刻,还是瞬间捕捉到了方向。
轮回帝尊,停下了脚步。
此刻,露出了一些笑容。
到了!
李皓他们,就在这里。
下一刻,远处,虚空震荡,李皓一群人,从秘境中走出,李皓,三位八阶,还有数位七阶帝尊。
中世界联盟的几位七阶帝尊,都很凝重。
等看清楚对面的情况……。除了万化帝尊,其他几人都彻底变了脸色,开什么玩笑。
有人情报发达,这一刻,脸色狂变,心中剧震,传讯几人:“不好!”
“是……是南方的蜂鸣,北方的土灵,还有……鹏程……”。一下子,哪怕万化帝尊,脸色也惨白了一下。
都是顶级强者,真正的混沌知名的大人物。
蜂鸣也好,土灵也好,都是顶级八阶,这些人,居然都来了。
还有轮回,原本的东方第一强者。
他原本想着,可能只有轮回他们,哪知道,南北两方,都来了强者。
这还不止!
就在六位八阶浮现的时候,后方,隐隐约约间,还有八阶气息浮现,那是来自西方混天势力的帝尊,不止他们,更远处,还有帝尊!
也是八阶!
那是……一些暗中跟来的八阶帝尊,来自四面八方,有些是来看戏,有些是看看有没有便宜可占,距离都很远,但是足以看清楚这边的情况。
甚至,还有一些七阶帝尊,也隐藏在暗中。
此次,混沌都知,双方必有战斗,除非李皓逃走,可李皓没走,那必然会有冲突。
当他们,在暗中看清了局势,也是暗暗咋舌。
死定了!
轮回,鹏程,蜂鸣,土灵这几个家伙都到了,加上还有其他四位八阶,足足八位八阶帝尊,比上次袭击人王还要强悍。
除了八阶帝尊,他们身边,还跟了接近二十位七阶,一部分来自轮回世界,一部分来自各方。
实力对比……差距太大了。
而轮回帝尊,这一刻,遥看李皓,他和李皓,并未发生过正面的冲突,两次战斗,一次在对付龙战,一次在对付人王。
而这两次,李皓这边,都有收获。
李皓还杀死了浮生!
轮回帝尊,看向李皓,此刻,并不着急,而是露出了一些笑容:“银月王,我以为……你会逃!”
李皓隔空相望,看着他。
对这位,他也没什么太大的敌意。
只能说,局势逼迫大家如此,他和轮回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此刻,也不在意这些,声音传荡而出:“逃了一次就有第二次,何况,诸天道场,道友也知,是为了我感悟万道而准备的,我若是逃了,想感悟万道太难了,我和诸位比,差的就是时间!”
“诸天道场,起码可以帮我节省许多许多时间,千年,万年……甚至更久!在混沌中,千年万年不算什么,可对我而言,哪怕浪费一天,都是耽误生命。”
“和他废话什么!”
此刻,那蜂鸣帝尊,复眼带着冷厉:“轮回道友,宰了他们!”
有什么可废话的。
区区三位八阶,都是初入八阶,它不敢说一打三,一打二,那是毫无难度。
它和土灵两人,就能将三位八阶包圆了!
剩下的人,对付李皓几位七阶,不要太轻松。
迟则生变!
“不着急。”
轮回笑了,他看向远处,此刻,气息陡然爆发,一股强悍的气息,震荡天地,东方区域,八阶巅峰的气息,溢散四方,他声音如巨浪,席卷天地!
“极冰,我的诚意,你看到了!你……该有动作了!”
这一刻,远处,遥远的地方,一股股八阶气息,疯狂升腾而起。
一道,两道,三道……
到了最后,足足15道八阶气息,席卷四方,整个东方区域,仿佛被八阶气息笼罩,极冰帝尊。
而下一刻,一股,两股,三股……
到最后,不是四道八阶气息,而是足足五道八阶气息浮现。
人王,至尊,苍帝,光明,还有……阳神!
新武那位第一个,甚至比人王还早跨入七阶帝尊的阳神,这一次,居然也爆发出了八阶气息。
五位八阶,对面,却是三倍的八阶强者。
甚至比李皓这边,看起来还要严重的多……可这一刻,人王却是无惧,声音传荡而来,带着疯狂和无惧,狂笑声响彻四方,双方距离并不算太遥远,人王哈哈大笑:“李皓,待我宰杀了这群弱鸡,再去帮你!你撑住了,一群散兵游勇,也敢和我新武作对?”
虽然敌人三倍于自己,那又如何?
他很强,至尊也不弱,光明好歹也是老牌八阶帝尊,其实不算弱,只是和轮回他们比差了不少。
敌人,虽然多,可东方这群八阶,在人王看来,只要他能杀死一两个,必溃!
这一刻,李皓并未回应。
而轮回帝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向李皓,“新武,恐怕无法给你任何帮助了!当然,极冰这群人,也很难留下新武,哪怕……极冰不弱。”
他笑了笑,又道:“李皓,不出预料,龙战他们,也许就在附近,你其实无路可走,据我所知,你执掌时光,在于从新武得到的时光种子,只要你交出这个,我不杀你,反而,我会帮你,将龙战铲除!我可是知晓,你曾和混沌一族,有过血仇!”
这一刻,他居然要拉拢李皓。
而他,好像更在乎龙战。
身边几位八阶,有些不满,大家来,都是为了对付李皓的,当然,交出时光种子的李皓,那就不可怕了,龙战的确更值得在意。
那才是顶级强者!
轮回跨步而来,宛如游玩一般,这一刻,他不是小觑李皓,的确是因为优势太大,巨大无比的优势,他不小看李皓,可也不用真的惧怕一位七阶帝尊。
作为昔日的东方第一强者,他也有自己的骄傲。
上次,被李皓破坏了自己猎杀人王的计划,他很遗憾,也很痛恨,可现在,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远处,战斗甚至已经开始爆发。
足足20股八阶气息动荡,让整个天地,无数世界,都在颤动。
这边,也有10多道八阶气息浮现,超过30位八阶鏖战混沌,百万年来,从未有过。
轮回帝尊,声音浩荡:“龙战!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你的心思,混沌皆知!可今日,大势所趋,你……真要掺和吗?”
无声无息。
龙战好像彻底消失了,或者干脆没来。
可李皓也好,轮回也好,都笃信那家伙,就在这附近。
距离一定不远。
这一刻,随着轮回逼近,后方,几位中世界联盟的七阶帝尊,有人已经满头大汗,紧张到了极致,有人甚至后退了几步。
之前说的好听,为了大家的未来,要一战……
真面临这群顶级存在,他们害怕了。
万化帝尊,也很紧张,这时候,看了一眼身边几人,脸色微变,这几个家伙……恐怕……难以承受这样无形的压力了。
中世界联盟,足足六位七阶帝尊,刚晋级的婉秋,老牌的七阶巅峰层次的万化,六位联手,甚至可战八阶。
若是这几人崩塌……
万化也是微微凝眉,看着李皓,心中有些不安,好像……并无任何自救手段了。
怎么办?
新武被困住了,能自保就不错了,人王说狠话罢了,哪有那么轻松,在15位八阶围杀之下,杀死几位八阶。
龙战,可能还会袭击他们这群人,而不是轮回。
整个东方的八阶,这一次都参战了,一个没有漏下。
还能怎么办?
他心中升起无数念头,这一刻,连他都很沮丧,八阶之路,真就这么难吗?
“咚……”
仿佛心脏的跳动声,又好像是轮回的脚步声,在这无尽的虚空中,走出了脚步声,每一步,都仿佛踩在李皓这群人的心脏上。
轮回帝尊,看着李皓,渐渐靠近。
好年轻啊!
他看着李皓,发出了内心中的感慨,真年轻,修士年轻与否,不在于外表,强者自然可以感知出对方的年纪,这年轻人,年轻的,他都不敢相信。
你……无惧吗?
李皓不退,不跑,不颤,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仿佛在等着他到来。
这一刻……轮回居然有些压力,可笑的压力。
若是李皓惊慌失措,他会很开心,可当李皓安静无比,他反而有些压力了,他笑了笑,继续前行,不断拉近距离,身后的八阶帝尊们,纷纷跟上,轮回笑声传来:“李皓,我还好奇一件事,刚刚……就在之前,为何……那一股时光的波动,消失了?”
李皓也笑:“轮回道友,想知道吗?”
“有点!”
轮回点头,双方距离已经极近,到了这地步,对八阶而言,甚至可以发动攻击了。
李皓深吸一口气,四周混沌之力颤动了一下,他眼中冒充一抹金光,看向对面,仿佛看穿了一切,眼中,浮现出来的是一条条道则。
混沌之道。
融入混沌,和上次看龙主一样,这一刻,他看向了对面的强者们,一条条大道,在整个混沌中弥漫,强悍无比,其中,轮回帝尊身边,环绕着两条巨大无比的大道,生死!
宛如两条巨龙,盘旋天地之间。
那鹏程帝尊,则是只有一头鲲鹏浮现在四周,蜂鸣帝尊四周,则是弥漫着黑暗无边的毒气,仿佛连混沌都被腐蚀了一般。
土灵帝尊四周,则是山峰林立,宛如巨山,镇压混沌。
这些八阶帝尊,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土灵防御无双,鹏程力大无穷,蜂鸣速度极快,毒性极重,轮回更是强大无比……弱小的,只有那两位轮回帝尊,还有后面两位迅速赶来的八阶帝尊,相对而言,要弱一些。
手中,一柄剑浮现。
六阶巅峰的苍穹剑,此刻有些破碎不堪了,而只是一个刹那,苍穹剑好像融入了混沌之中,汲取四周混沌之力,迅速修补完善。
轮回帝尊皱眉:“到了这一步,你还是要选择反抗?”
李皓不动如山。
只是看着轮回,轮回身边,那蜂鸣帝尊,有些急不可耐,它想出手了,身上无数毒刺,有些颤动,好像要万箭齐发,直接将李皓一伙人全部毒杀!
李皓身后,三位八阶,气势勃发,都爆发到了极致,道棋化为棋盘,笼罩众人,也在防着蜂鸣突袭,雷帝身上浮现一道道雷霆巨龙,脸色肃穆无比,雾山正在拨动手中的一面大鼓,闷闷的声音,让人窒息。
就在这一刻,一直没动的李皓,忽然迈步朝前走了一步。
他不是为了装。
而是……一直在等,在消化,在融合,轮回为何不急着出手,他不在乎,也不去管,至于自己……那是纯粹的希望给自己一点时间,去融合刚刚那些精神体组建的大道星辰。
所以……轮回干嘛要停下,他不知道,也不在乎,他只知道,我完成了!
这一刻的李皓,露出了笑容。
云淡风轻,不带起一点烟火气息,飘然而上,声音依旧柔和:“事已至此,战便是!”
“杀!”
那边,轮回还没开口,其他几位八阶早就忍受不了了。
双方距离这么近,差距这么大,还等什么?
都快等不及了!
杀了他们再说。
这一刹那,蜂鸣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它本就擅长速度,此刻,如利剑一般穿透了虚空,瞬间浮现在李皓眼前,身上无数毒刺爆射而出!
它觉得,运气好,自己一人能镇杀他们全部!
杀死李皓,夺取时光种子。
“就知道,你最快!”
李皓声音,在它耳边响起,此刻的李皓,好像笑了,我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会最快抵达,第一个,快到极致。
今日,便拿它,试我融道之剑。
手中长剑,万界齐融,这一刻,大道长河浮现,无数星辰浮现,大量的星辰中,都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无数帝尊,此刻其实都在关注,紧张无比!
他们……真的如李皓所言,这一刻,感受到了剑意,感受到了万道融合,感受到了顶级八阶所具备的威压和强悍。
而他们,这一刻,都是这一剑中的一份子。
“此剑,时光剑!”
一剑融万道,数千人影浮现,这一刻的李皓,在蜂鸣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一剑杀出,快到极致,甚至超过了蜂鸣许多。
快!
无边的快,仿佛时光停滞,仿佛天地冻结。
李皓,第一次,使用出了时光之剑,这是他预期中,感悟万道,跨入九阶的剑!
尽管这一刻,这一剑,远不如真正的九阶强大,可刹那间,轮回帝尊稍慢一步,也是瞬间止步,脸色一变,怎会?
多少?
五千?
六千?
他一瞬间居然不好判断,那一剑,覆盖了整个天地,笼罩了四方,将小小的蜂鸣笼罩在了其中。
这尊南方霸主麾下,号称第一强者的蜂鸣,足足四千多道之力,这一刻,在这一剑之下,身上无数毒刺,爆射而出,却是瞬间被剑芒粉碎。
蜂鸣发出了尖锐无比的颤音,却是对李皓没有产生任何影响,那一剑,还是落下了。
远处,一头巨龙,瞬间化为人形,落在遥远之地,脸色微变,停下了脚步。
那边,疯狂厮杀的人王,陡然侧头,朝这看来。
暗中,无数正在观战的帝尊,纷纷气息一滞!
整个天地,仿佛只有这一剑!
剑落!
蜂鸣那强悍的身躯,只是一个刹那,仿佛被时光溶解,仿佛被剑意震碎,躯体,瞬间崩碎,无数的毒液溢散而出,将混沌虚空都腐蚀的嗤嗤作响。
一个以毒气为主的道域,瞬间浮现,瞬间破碎。
无数大道法则,在这一刹那,纷纷破碎开。
蜂鸣帝尊的精神,瞬间溢散而出,此刻,复眼中只有骇然可不敢自信。
怎会!
六千大道?
还是……更多?
它不知道,它只知道,一剑之下,它仿佛被时光凝滞了,硬生生接了这一剑,强悍无边的一剑,肉身瞬间崩碎,道域破碎,大道法则纷纷崩断,灵魂都被剿灭!
我……四千道则的顶级八阶!
我在南方,号称春秋之下第一大妖……
一切的一切,伴随着这一剑,破灭了,消散了。
蜂鸣帝尊,顶级强者,一剑之下,虚影彻底崩碎,带着不敢置信,到死,都没想明白。
开玩笑!
都说这李皓,只有七阶而已,七阶帝尊……一剑,杀我?
谁造谣的?
是谁?
轰!
直到虚影破碎,天地颤动,混沌动荡,轰鸣声这才响彻天地四方,李皓笑声传荡而出:“蜂鸣帝尊,看样子……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
骇然之色,浮现在所有人脸上。
轮回帝尊,瞬间止步,刚要冲击出去的鹏程几人,纷纷倒退而回,一个个面露震撼无边之色。
蜂鸣……死了?
怎会!
这一刻,南方,遥远无边的地方,一尊大到无边无际,覆盖了整个虚空的影子,好像蔓延而来,一股气息,传荡了四方……很远很远!
有点危险的甜美哥哥
可这一刻,好像有大道宇宙蔓延而来,好像感受到了蜂鸣的陨落,甚至看到了蜂鸣的陨落。
然而……很快,那强悍无边的虚影,渐渐地,开始回归,消散在天地之间。
整个天地,在那一刹那,甚至有窒息崩塌的感觉。
无数世界,摇摇欲坠。
南方霸主,春秋帝尊,发怒了!
而李皓,笑声爽朗,一剑荡漾而出,这一刻,剑影覆盖四面八方,无数剑意,宛如万道之剑,朝着众人杀去。
“轮回!你……能杀我吗?”
剑意滔天!。万道震荡,四周,无数混沌之力,疯狂涌来,整个混沌大道,都在剧烈动荡。
战斗,彻底爆发了。
以一位顶级八阶陨落,为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