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殘王醫妃恃寵而嬌 雲中鳶-第85章 你沒死?讀書

殘王醫妃恃寵而嬌
小說推薦殘王醫妃恃寵而嬌残王医妃恃宠而娇
萧迟瑜不明白她的心思,只以为她是关心妹妹,仔细与她说了说。
听到具体日期,顾鸢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
同时不免又想,方誉知道她去世的消息,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过了两秒,又自嘲一笑。
他身边有的是莺莺燕燕,怎么可能还记得起她,最多只是伤心一时,转眼就忘了。
不过这个消息让她有了紧迫感,她必须得出府一趟,见上徐小乔一面,要不然她会一直伤心。
以为萧迟瑜只是随口一提,抬头看向他时,却见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她心生疑惑的同时答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有小时候见过她几面,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她并不了解真正顾影的情况,多说多错,只能够搪塞过去。
萧迟瑜早就猜到这个结果,可心中未免还是有些失望。
“你好好休息。”
扔下这句话,他转身离开。
又休养了几天,顾鸢再也按捺不住,偷偷从飞鹤楼的出口出现。
看周围的场景,这些日子这里一直被封着,没有任何人进来。
她围绕着院子转了一圈,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绳子,绑在了院外的竹子上。
拉着绳子往上爬,终于成功翻了出去。
她摒弃了面具,只是贴了胡子乔装打扮,毕竟面具这东西太过显眼。
走在飞鹤楼中,并未引起众人的关注。
她迫不及待来到了徐小乔所在的客栈。
只是寻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徐小乔和许飞的身影,他们之前住的房间早就换了人。
经过询问,说是两人早在十天前就已经搬离,是一 位姓方的公子结的帐。
顾鸢不知道萧迟瑜为何要将他们带走,更不知道将他们带到了何处。
许飞的腿还需要治疗,她得尽快找到他们。
可京都这么大,她要到哪里去找。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找萧昀帮忙。
她找到了端王府,只是被守卫拦在了外头。
“我找你们萧二公子。”
“萧二公子出府了。”守卫目不斜视,很显然,对顾鸢这样的人并没有放在眼中。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顾鸢只好在外等待,只是一个时辰过去,并没有看到萧昀回来。
“劳烦大哥将这封信传给萧二公子。”
再过一段时间就该是大夫来给她调养身子的时辰了,她得赶回去。
又溜达进了飞鹤楼,顾鸢有意无意张望了一番,没有看到萧迟瑜的身影,不知怎么的,内心还有点失落。
很快,她调整好了情绪,回到了听竹苑。
之后的两天,她都会去信中所说的地方等待,只是并没有等到萧昀的身影。
看来上次她的失约让他心中产生了想法,这才不来赴约。
回到王府中,她想到了什么,立即提起笔。
翌日,她戴着黑纱广边帽来到了不留帮。
将帽子往上一揭:“老杨,几个月不见,你还是这么精神矍铄!”
躺在乞丐窝草堆里的老杨回头看了她一眼,本来懒洋洋的表情瞬间抖擞。
“小顾,你可是许久没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在京都了。”
“嘿嘿,从外面回来没多久。”
与老杨有的没的聊了一些,最后,顾鸢将一锭银子和一幅画递到了他手上。
“我想让你们帮我找两个人,两天之后我来询问他们的下落。”
老杨接过银子掂了掂,咧嘴笑道:“放心,包在我身上。在这京都之中,就没有我不留帮找不到的人。”
“好,找到之后请你们喝酒!”
两日之后,如约而至,老杨亲自带着她往徐小乔的落脚之地赶去。
这是一个较为僻静却十分精致的小院,走进院中,四周挂着一大块一大块染好的布。
依稀看见一个身影站在布下面拍打整理,她踱步靠近。
“小乔?”
听到她的声音,徐小乔的动作一滞。
缓缓转过头来,泪水已经染湿了眼眶。
顾鸢取下头上的遮盖,朝她笑了笑:“大半个月不见,怎么,不认识我了?”
下一刻,徐小乔朝她狂奔而来。
“顾姐姐,你没死啊?!”她还以为她真死了,为她流泪了好几天。
此时,虽也流着泪,但泪水中带着星光,满是欢喜。
“我这么硬的命,怎么可能会死?”
“可方公子说……”
腹黑狂妃:王爺別亂來 小說
“他啊……”顾鸢眼眸垂了垂,“算是阴差阳错一个误会,他以为我死了。这样也好,我们俩以后就不再见面了。”
“可是,我觉得你们之间可能有误会。顾姐姐你知道吗?在你消失的那段日子,方公子找你都找疯了,整整几天几夜没睡觉。我觉得他不像是玩弄感情的人,他是真把你放在心上的。”
顾鸢凝眉:“有这事?”
“当然了,我不会骗你。对了,你……你那个朋友的孩子怎么样了,找到了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顾鸢眼睛直直望着前方,轻描淡写道:“孩子已经没了。”
“没了?”
“嗯,不小心掉了,这样也好,他本就不是两个相爱人的结晶,没必要来到这世上受苦。”
听到这话,徐小乔静默了好一会。
“那方公子……”
“你不要告诉他我还活着,我不想让他知道。”
其实刚才听到徐小乔那番话,她心中并不是全无动容,只是觉得时过境迁,两人可能是真没有缘分。
不只是他,就连她自己,也无法保证他们的未来。
毕竟,现在她还是翊王妃的身份。
和徐小乔聊了许久,顾鸢又去看了许飞的状态。
他相较之前已经好了许多,由方誉买来的两个人伺候着日常起居。
顾鸢去见他的时候一直戴着黑纱帽,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神医谷的人,受人之托来帮他治腿。
回到听竹苑,她开始准备需要的药材。
本想着用银子花钱到外面去买,忽而灵光一闪,直接穿过任意门来到了百草山庄的珍药阁。
看着眼前一排排的药柜,她眉头微挑。
这简直就是一个私人药库,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药材的问题了!
三楼大多都是奇珍异草,寻找了一番之后,她又去下面两层看了看。
自从萧迟瑜接手百草山庄,珍药阁已经不是层层把守,守卫全部集中在了外头几个门口之处,而且还有人巡视。
心音
这样一来,顾鸢几乎是畅通无阻。
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将她所需的药材全部挑拣到位,还顺了一些较好的补药回来。
前脚刚到家,后脚房门被敲响。
“小姐,王爷派人来传话,说是淑太妃从昭台山回来,让您准备准备拜见。”
顾鸢立即将药材藏进箱子中,问道:“淑太妃?”
“是啊,淑太妃是王爷的母妃,一直在昭台山清修,这次是听闻您小产的消息才匆匆赶回来。”
顾鸢眉头紧锁,原来狗头王爷还有一个母妃,她一直以为他和当今圣上是一母同胞。
俗话说,婆媳难同台,她这刚小产淑太妃就赶了回来,难道是想责怪她保子不力?
她和狗头王爷没有半点夫妻情分,到时候她要是受刁难,保准是孤立无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