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赤俠 txt-145 名分閲讀

赤俠
小說推薦赤俠赤侠
“哇——”
轰断龙爪的一瞬间,魏昊一口血水喷了出来,根本控制不住,身形宛若碎石,急速向地面坠落。
汪摘星想要飞过去,然而也已经法力枯竭,呜咽一声, 又变成了一只小狗,一块巨石撞来,将汪摘星撞得当场伤上加伤。
“小汪——”
强打精神,魏昊在半空中尽力一抓,气血隔空取物,将汪摘星拽了过来。
“呜……”
遍体鳞伤的小黑狗又呜咽了一声, 努力睁开了眼睛, “君、君子……”
“没事了。”
魏昊将小黑狗抱在怀中,“噗”的一声, 又是一口鲜血。
身上的皮肤更是像无数针刺扎过,千疮百孔,血流如注。
抬头看着天穹,看到断足的巨龙,魏昊双眼模糊,却是得意地笑了:“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
天地之间,回荡着他狂放的笑声,这是胜利的笑声。
“五洲震荡风雷激——”
“哈哈哈哈哈哈——”
放声大笑,舍命大笑,他宛若流星,抱着小黑狗, 等候着最后的命运。
如果死在这里, 去了地府, 那便在地府杀个天翻地覆!
“相公——”
“赤侠公!!”
“魏大象——”
“魏相公!!!”
莹莹只恨自己无能, 杏眼圆睁, 泪流满面, 她若是强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至于现在只能束手无策。
燕玄辛想要冲进去,然而乱石纷飞,皆是龙鳞血肉,那产生的煞气,直接将她和大量企图冲进去的飞禽弹开。
“此乃龙煞,非龙族不能入内——”
有个井龙王一跃而起,吼道,“跟我冲——”
一声龙吟,百声响应。
井龙王法力低微,但这时候一个一个接力硬抗,凭借龙族特性,竟是也能冲破密密麻麻的乱石。
只是终究差一点,井龙王的资质……不够。
龙煞依然制约着它们继续前进。
“白哥儿——”
“别喊了,没用,白大郎已经神志不清了!”
“难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
昂~~
又是一声龙吟,并不高亢,甚至还颇为软弱。
只见又是一条白龙飞舞,身旁还有一条大青蛇护送,那白龙毛发好似桃花, 于夜空中看去,宛若落英缤纷。
“是谁?!”
“白家大姑娘!”
“白娘子一向足不出户,竟然有如此胆色!”
“给她助威!!”
井龙王们立刻回归本位,继续拖拽千亩巨舟,稳住船体不倾覆,同时鼓动胸腹,发出真正雷音鼓声。
都不是什么闻名遐迩的巨龙,然而在这一方国运直接消散的地方,妖仙精灵们可以竭尽全力施展自己的修为神通。
“救我相公——”
莹莹高声呼喊。
白龙眼神瞥了一眼莹莹,旋即冲着魏昊而去,大青蛇无法冲入龙煞,但却在外围游走翻飞,时刻准备接应。
不多时,离魏昊还有三十丈距离的时候,白龙张口一吐,便见一颗珠子飞了出去,落在魏昊胸口,那一瞬间,魏昊流失的血水,竟然重新吸附回归,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龙珠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
“咳——”
一声轻咳,原本失去意识的魏昊,猛然一个深呼吸,从昏迷中醒来。
睁眼一看,魏昊扭头看到了白龙,“多谢尊驾搭救之恩!”
“相公,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夫妻之间,不必言谢。”
“……”
蹬住一块巨岩准备落地的魏昊,听得此言,直接脚一滑,宛若一枚炮弹,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
灰头土脸从地上爬了出来,连忙又一跃而起,将狗子扔进了千亩巨舟,此刻洪水已经席卷整个大巢州。
只剩下州城这里最后一点点地方。
得到预警提前躲上高地的百姓,看着一片汪洋,都是庆幸不已,如今大难不死,几乎人人落泪。
而即便如此,洪流还是卷走了数以十万计算的生灵,那些在洪流中毫无办法的人们,碰上小白龙掠过卷走,还能逃过一死。
可要是运气不好,被波涛卷入水底,那断然是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该死的!!”
很快,整个大巢州州城也被彻底淹没,千亩巨舟漂浮不定,群妖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让巨舟稳定下来。
此时被小白龙救下来的人已经不计其数,魏昊不知道如何让白辰停下来,立刻高声喊道:“你是白公子的妹妹吗?!快想办法让他停下来!”
“不到龙气耗尽,力竭坠落,是不可能停下来的。”
絕 品
白龙缓缓降落,于巨舟中化作一个龙角少女,一个绿衣女子护在左右。
“哥哥坠地的瞬间,已经伤着了,龙魄龙魂各少了一个,如今,只怕已经到了‘龙墓’。”
身为白辰的妹妹,她显得极为冷静,冲魏昊颔首道:“妾身闺名一个‘星’字,夫君如何称呼都可。”
“白辰会不会死?”
白星摇了摇头:“不会,但会醒不过来。”
“需要找回龙魄龙魂?”
“嗯。”
轻轻点了点头,白星神情冷静,“现在不是急切的时候,急是急不来的。哥哥会不知疲倦救助还有机会存活的智慧生灵,力竭的时候,妾身会为他疗伤。”
说到疗伤的时候,白星脸上有着绝对的自信。
魏昊这时候才顿时想起来,之前白辰曾经口无遮拦失言过,提到他妹妹极为擅长此道。
事分轻重缓急,魏昊也没有继续思考“龙墓”到底在什么地方,又该怎么把白辰的龙魂龙魄找回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等待洪水的平息。
天穹之中,断了一座龙爪山的真龙,跟遥远时空的巨影争斗也到了最后阶段,那巨影最终将真龙拖拽走,整个大巢州四方,四座龙爪大山,也终于消失不见。
心中带着无数疑惑,可都必须压制下去。
没有了阵法,剩下的洪水,只是正常的灾害。
随着水位不断上涨,一个巨大的湖泊,逐渐在大巢州这里形成。
看到横跨一百二十里的湖泊出现,站在千亩巨舟之上的魏昊,这才猛然想起诸多细节,然后心中猜测:莫非,是天庭或者哪个龙神,想要占据这里?!
尤其是后来出现的遥远时空巨影,“他”说了“祖庭”二字,大巢州是“大巢氏”的祖庭,人族五祖之一,是“大巢氏”盖了房子,才让人族进一步兴旺发达,不惧风霜雨雪。
等到天明时分,洪水明显平缓了之后,千亩巨舟缓缓靠岸新形成的大湖东北,在诸多精灵妖仙的帮助下,船上避难的人,才得以下船。
而此时,在天空和水中翻腾的白龙,似乎再也找不到活人,终于一头栽倒,坠入湖中。
“白辰!!”
魏昊见状,立刻跃入江水,游得极快,将白辰拽住之后,魏昊连忙询问白星,“现在该怎么做?”
“哥哥现在无法化作人形,就让它沉入水底吧。”
白星非常的冷静,“湖底的州城,便是哥哥的藏身之处。”
“可是州城有护城国……”
话未说完,魏昊这才想起来,大巢州护城国运,彻底衰败。
此时此刻的大巢州百姓,没有一个还会信任大巢州官府和大夏朝廷,他们更相信魏昊、白辰、保家妖仙,甚至做成千亩巨舟的金甲鳄王,都比大巢州官府和大侠朝廷值得相信。
大难不死,劫后余生……
魏昊听从白星的安排,将毫无生气的白辰拖到水底的大巢州州城,此时这座大城,依然规模宏大,只是曾经的街道,再无行人,只有鱼虾呼啸而过。
水中大量的尸体漂浮着,一片浑浊,魏昊眉头紧锁,难道就这样把白辰扔在这里?
不等魏昊浮上去问一问白星,就见一颗珠子从天而落,白辰趴卧的州城中央,很快被这颗珠子净化。
随后,像是有无形的薄膜一样,大量尸体鱼虾,都被挡了出去,无法再进入州城。
“这是父亲战死之后的龙珠。”
白星语气平静,但这话语落在魏昊耳中,更显心酸。
从今往后,她便是孤苦伶仃一个人。
周围的水由浊变清,魏昊看着白辰的龙身,眼眶微红,轻轻地拍了拍他:“白兄,你果然是大事不糊涂。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回想起认识白辰时的种种,悲从中来,一个浪荡子,一个败家子,一个冒冒失失行事嘻嘻哈哈的落魄二世祖,竟然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
跟恢复家业丝毫没有关系,跟功名利禄完全不沾边,很纯粹的将心比心。
“白兄啊白兄,这就是你的劫数吗?这就是你的‘得一心’吗?”
魏昊沉默了下来,又看了一眼宛若沉睡的白辰,这才离开水底,出水之后,他便看着白星问道,“‘龙墓’怎么去?又如何取回你哥哥的龙魄龙魂?”
“时候未到,要明年二月初二的时候,才能前往。‘龙墓’是龙族自己的地府,正如人族的地府,凡人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以前往,须到七月十五,才能从阳世前往阴间。”
“二月初二……”
“是的。”
“那就二月初二!”
白星微微颔首,然后道,“夫君放心,妾身不会误了哥哥的。”
“那什么……”
魏昊在水里抬头看着白星,“夫君这个称呼……”
“相公?”
白星歪着头,看着魏昊,“可是称呼‘相公’的已经有了,妾身还是喊‘夫君’好一些。”
“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非,夫君是想悔婚?”
白星嘴巴一抿,眼眶微红看着魏昊,“哥哥说……算了,既然无缘,那便无缘吧。只是如今我家散了,便不好再跟魏君行走,就留在这里看护哥哥吧。只盼着来年二月初二,魏君不会再食言……”
“我没有,我不是,那什么……唉!”
一声叹气,魏昊道:“留你一个在此,我还是人吗?我虽不是身居高位,但也有世袭左千户官职,中举也是铁板钉钉,护你周全,不成问题!”
“那就叨扰魏君了。”
“呃……好。”
本以为白辰的妹妹还会纠缠一下“相公”或是“夫君”的称呼,结果她就此揭过,这让魏昊顿时感慨,白家能够维持住,看来是白家妹子的功劳。
为了保证没人打白辰的主意,魏昊又找来金甲鳄王的断尾,迅速打造成了一柄鳄尾长矛,亲自刻字之后,插入湖底的大巢州州城之中。
幸存的百姓得知此事之后,也在东北湖畔修建了一处临时的凉亭,用来祭拜。
那千亩巨舟在午时彻底散了维持的法力,化作一块断尾的巨鳄顽石,绵延入水二十丈,刚好就成了一座栈桥。
魏昊念金甲鳄王有功,便将此处命名为“金蛟堤”,两边风波平稳,很是适合船舶停靠。
为了防止大灾之后有大疫,魏昊也命一众妖仙精灵,抓紧时间打捞尸体,然后上岸焚烧。
等到下午,附近的府县才得知了这等惊天大难。
左阳府派出千余艘舟船,运来大量物资,虽是一江之隔,但大难面前,人族还是秉承了祖先的精神。
守望相助,此时救人,他时救己,这是个很朴素的道理。
原大巢州四城巡检都是累得昏睡过去,诸如同知等官员,更是滴水未进、颗米未食,如此大灾变,大夏王朝开国以来,闻所未闻!
待人气逐渐恢复之后,新形成的湖泊周围,精怪们不再显灵,又是纷纷化作鸟兽鱼虫,再也不见了踪影。
此时诸多百姓都在在寻找着亲人,若非有一群井龙王帮忙牵线搭桥、沟通东西,也不会那么快。
得以幸存的亲人们互相抱头痛哭,大巢州的一切过往种种,都是随着这场天灾化作过眼云烟。
唯有亲人存活,才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
恢复正常的魏昊,整个人都极其虚脱,上岸之后就是疯狂进食,围观者都是啧啧称奇。
身负众望的伟力消失之后,魏昊还在回味那种力量,不过他并不留恋,反而更加坚定自己要进一步提升“烈士气焰”!
说到底,自己要真是到了比肩神明的地步,一拳就能打死那头不知道真实面目的巨大真龙!
还是太弱了。
埋头干饭的魏昊,心中暗暗发誓:那条瘸腿龙最好庆幸别被我找到,找到之后,剥皮拆骨,碎尸万段!
心中发狠,吃起东西来也更加狂放。
猪肘三口两口就吞了,骨头嚼得嘎嘣嘎嘣作响……
一旁狗子同样埋头干饭,浑身是伤的狗子涂满了药膏,嘴巴肿的仿佛被蜜蜂蛰过,这一次也是刺激到了狗子。
本以为自悟功法神通,是个很了不起的事情,结果这一次,汪摘星真是绝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它什么都不是。
以前在书院中听山长讲什么移山倒海的故事,只觉得遥远。
现在真的感受了一下,亲临其中的汪摘星只叹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惊天伟力,它这点道行,太浅了。
“啊呜啊呜啊呜啊呜……”
疯狂干饭的狗子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对各种称赞声也充耳不闻,它也打定主意,生逢乱世,既然自家君子已经走上了斩尽红尘的道路,那它也只有抓紧时间磨练自身。
唯有千锤百炼,方得不败金身!
“摘星,你吃慢点儿,没人跟你抢……”
莹莹忙不迭将饭菜端过来,奈何端得再快都不如一人一狗吃得快。
碗成高楼盘成山,围观众人都不知道这些食物是怎么被眼前两个家伙吃下去的。
特意过来帮大姑娘打探“新姑爷”习惯的小青,见魏昊的胃口,便暗忖金山银山也经不起这般折腾。
又见田螺精颇有能耐,居然能养活一大一小两个饭桶,顿时隐隐警惕,暗道这女妖精便是最强竞争对手了。
小青回到住处,寻得白星,便道:“妹妹,那田姑娘可不简单,她能养活姑爷和他的狗,是有神异的。”
“什么姑爷?”
白妹妹别过头,一脸疑惑。
“还能是什么姑爷?新姑爷啊。”
小青见白星在画着肖像画,便道,“如今大哥蒙难,他总不能悔婚赖账吧?再者,晚上那一战,可是断了巨龙一爪,此事定然会传到‘龙渊’,到时候,联姻一事就有老长辈主持,白家的家业,只怕比从前要更胜一筹。”
“哥哥现在魂魄不定,此事还是不要操切。哪有兄长昏迷不醒,妹妹却要急着嫁人的?再者,此事不是一家的事情,魏家哥哥若是不上心,我们想了也是白想。”
言罢,白妹妹又道,“至于田姑娘,她跟着魏家哥哥风里来雨里去的,情分摆在那里,可不能想着拆散他们。”
“……”
小青顿时无语,觉得姑娘怎么还是这般温吞水的性子,这时候不争,以后说不定就冒出来一个“魏田氏”啦。
不过小青转念一想,如今白大郎还在湖底呆着,也的确不好转头琢磨婚事,横竖新姑爷也已经答应了,会照顾姑娘。
想来也是要带着一起走的。
不说日久生情,只说朝夕相处,多相处也是好的。
思量过后,小青便不再多想,此事听姑娘的即可,她虽足不出户,却是个能拿主意的。
而“田螺姑娘”此时已经危机感爆棚,不看见白妹妹还好,看到之后,她便知道这下好了,白妹妹简直美得冒泡!
相公怎么说来着?
他就是喜欢好看的!
白妹妹不但好看,还温润可爱,更是又一双饱满天乳,一看就是能生养,一窝生十几条龙都能养得活。
再看自己,蚌壳胸上扣,虽然不至于平平无奇,但也实在是没啥料头。
她便是知道,相公指定是喜欢大的!
危机感大增,莹莹急得都有些上火,但她也终于痛定思痛,这一战之后,更加确定自己是个废物,那就只能变强,没有退路。
“云梦搬运法”,练,必须练,往死里练!
千幻宝光,琢磨,认真琢磨,绞尽脑汁的琢磨!
绝对绝对不能做废物,废物在相公这里,有什么用?
又想到夜里白妹妹还能给相公疗伤,她真是羡慕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就相公的性情,以后说不定还有这等事情,到时候,白妹妹拉着相公共处一室,私下里疗伤,这干柴碰上烈火,岂不是搞出人命来?
所以,自己需要历练,需要修炼,绝对不能像以前那样小富即安、沾沾自喜。
大江龙神府的“摆盘使者”……不当也罢。
她也已经想好了诸多应对之法,修炼的去处,也是有好几个,比如说东海,她便能找鲸海三公主帮忙。
一个人瞎练是不行,她不是相公那种奇葩……
小心思泛滥的莹莹,已经想着怎么挽回岌岌可危的幸福。
更让她郁闷的是,她还非常感激白妹妹,晚上要不是白妹妹相助,相公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
至少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生龙活虎地干翻。
白妹妹只这一手疗伤的本事,就不是她能比的。
好气,可这一次,气得却不是外面来的女子,而是自己。
你在以做爱为前提邀请我吗?~肉食系自恋男子与绝对不恋爱的女子~
我真是个大废物!!!
莹莹心中气得大骂,但见魏昊又啃完一个肘子后,立刻端了一盘馒头出来……
等终于吃饱了,魏昊这才坐在湖畔歇息,前来答谢的百姓官吏不计其数,不过人实在是太多,魏昊也是劝说他们赶紧重建家园,感谢的话,不在于一时。
至于诸多精灵妖仙,魏昊则是想着如何给它们刻碑纪念,这一份功劳,如何都不能抹了去。
相信魏昊预警,然后幸存下来的官吏们,也是忙着召集人手分配物资。
搭建帐篷、开沟挖渠、分配食物、治病救人……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官吏们现在要忙活的事情。
至于妖仙精灵那边,因为重新恢复人气的缘故,很多弱小精怪根本无法维持人形,早就躲藏了起来。
有些法力修为的,如今家园没了,也得重新找个山林水泽落脚。
其中一些水里游的,魏昊先行安排了一些去处,就是大巢州的州城。
如今成了一片大湖,这城池人类是用不上了,还不如让给水里游的精灵妖仙。
顺便也算是多了一重保障,可以看护白辰。
“赤侠公,这大巢州州城我们要是占了,会不会有不妥之处?”
有个胖头鱼摇摇晃晃,在岸边水里问道。
这鱼儿也是一户人家的保家仙,乃是二十年修为的鳙鱼怪,本事其实不大,但有些许净化水质的天赋,那户人家于是两代人吃水都是干干净净,不用愁恼饮水脏污。
如今家园毁了,那户人家也不得不背井离乡,它能力有限,没办法跟着走,只能留在这里。
只是区区一个小怪,还是个胖头鱼,想要在大湖中过活,可是不容易,稍有不慎,被人捉了去,被大怪吃了去,都是可能的事情。
不过魏昊给这群实力弱小的精怪,都是定了一个章程,做好了安排。
大巢州州城原本有东西六十四坊,住着密密麻麻的人,如今人不住了,鱼虾来落户,也是正好。
点了一坊鲢鳙住下,点了一坊螃蟹做窝,点了一坊鳝鳅为邻……
如此种种,分门别类,也不怕互相习性打扰,坊市互不相干,自然就安安稳稳。
鱼虾精灵们也去州城里面看过了,屋舍宽敞,住起来很是安逸,而且很多宅子桌椅板凳俱在,他们修行有了成长,难免会有些应酬交际,这往来拜访,也不差了一个坐的。
就是有一桩事情,水下精灵们很是忐忑。
那就是这湖泊是大灾之后冒出来的,到底是归谁管?
要是归天上管,那总得有个湖神;若是归地上管,那总计有个说法。
魏昊倒是放心得很,他对群妖说道:“你们放心,这大巢州是‘大巢氏’的祖庭。人族五祖之一,岂能是什么天上管的?照我看,原先叫大巢州,以后这一方湖泊,说不定就是叫‘大巢湖’‘有巢湖’,还是我们人族的地盘。”
言罢,魏昊又道:“等龙虎榜放出来,我便以举人身份,上奏朝廷,把这名分彻底定下来,你们且先住下,总不能寒了有功之辈的心。”
“有赤侠公这句话,我等便是彻底放心了。”
一众小怪千恩万谢,在水面炸出水花之后,各自翻身下潜,直奔忽地州城而去,这光景,还是赶紧打扫打扫自己的新屋。
毕竟,如今虽然是个小怪,却也是人间有个大房子的主儿。
魏昊见水下精灵们满意,也是高兴,正待安排天上飞的去处,却听一声巨响,那坠地成山的龙爪,竟然山体剥落许多碎石,不多时,竟然一面光滑如砥。
上面陡然出现两个铁画银钩的大字——巢湖。